愚民們,佛光山的「迎佛牙」你參加了沒?
佛光山的佛陀紀念館,猶如一個地獄坑,正等著大家一起跳下去!

如果你說千萬不能去呀!
愚民們一定會說:我偏要去!

所以我一定要順從愚民們的意願說:
愚民們,趕快去參加佛光山的「迎佛牙」!


 
    其「一好」是﹕
 
    第十五好﹕牙齒潔白纖利,光耀面門。
 
    若按「第廿二相」來看佛牙的長寬比例,按比例來說,應會比較窄。因為人的「牙孤」,按比例來看,是一樣的。雖然釋迦牟尼的「身體」,有一丈六。第十七相的「身長倍人」所說的,其身體的體積,應是現代人的「廿七倍」,而其「佛頭」的比例,也應是一般人的「廿七倍」。按理,它的「佛牙」體積,也應大我們廿七倍。但牙孤的比例應是「相似」。
 
    然而因為釋迦牟尼生有「佛相」,經仙人鑑定,他若不出家必成「轉輪聖王」,若出家,必成「佛」,所以他死後纔要求人,為他舉行「聖王葬」,把生前沒達到的心願,藉著死亡得到了。因為不管是「轉輪聖王」或「佛」,據說一出生,就都有「卅二相八十種好」的特徵。(筆者按﹕按佛學來說,將成佛的妙覺菩薩和轉輪聖王,雖皆有三十二相八十種好,但應是不同的,那位仙人會說如果釋迦牟尼不出家,會成為轉輪聖王,那是看走了眼,說錯了話。而釋迦牟尼在死前要求人,要以轉輪聖王葬法來葬他,也是走了調。)
 
    正因為釋迦牟尼的「佛牙」比正常人多了「八顆」,按理,應是上下額各多了「四顆」,但不管所多的是「大臼齒」、或是「小臼齒」、或是「犬牙」、或是「門牙」,其「齒孤」的比例,應是與人一樣,否則釋迦牟尼就會有怪相。正因為這樣,在我們的牙孤中,我們只要放「十六顆」牙齒就可以了,釋迦牟尼的同一牙孤中,卻要放「二十顆」牙齒。
 
    也因為,他是「佛」,其牙相的另一特徵是「方整齊平」,所不能有「暴牙」,所以纔會產生如上所述的另二牙相﹕「齒密無間」和「纖利」。意即,按比例來看,其「佛牙」,應比我們這些「不是佛」的普通人的牙齒更細長,但從「佛光山的佛牙」來看,它並未有那樣的特徵。如第二圖所示。
 
    這顆「佛光山的佛牙」,露出牙肉的部份,其長與寬之比,大約是1 比0.659 ,從佛牙應有的比例來看,應是1 :0.527。則顯出「佛光山佛牙」太寬。因此,筆者根據這一點來推斷,判定「佛光山佛牙」是「假佛牙」。因筆者沒有看見「大陸的佛牙」,若其組細是有成人的大姆指那麼粗。(大約是二點五公分)則其露牙的長度,應是有四點七四公分長,全長應是二點五倍,即是十一點八五公分,若不是如此,則大陸的佛牙就是「假佛牙」。
 
    4、這顆佛牙按其潔白度不夠白
 
    從佛的三十二相及八十種好中,有關「佛牙」其中的「一相」和「一好」,如上所述是﹕「齒白鮮明」和「牙齒潔白纖利,光耀門面」。因此,按理來說,「佛牙」的另一特徵,應是非常「潔白」。但「佛光山的佛牙」,從照片所看的,卻是「微黃」。所以筆者根據「佛的卅二相,八十種好」來斷定﹕「佛光山佛牙」是「假佛牙」。而「大陸的佛牙」,根據報導,它是呈「棕褐色交雜」。因此,也可從這點斷定「大陸的佛牙」也
是「偽佛牙」。
 
    5、這顆佛牙從比例看不夠粗大
 
    這顆佛牙有多大,筆者從佛塔的大小比吳伯雄先生的臉,再比對佛塔的高度和佛牙的大小,得出的結果,發現這顆佛牙的大小,大約是一公分長,如第二圖所示,扣除蓋牙肉的部分(即畫黑的部份),其長度大約是0.74公分,這也是我們平時所看見的牙齒部份。則其大小雖比一般常人略大一些。就因這樣,就顯出這顆「佛光山佛牙」太小了。因為佛身是現代人的三倍高,他的「佛牙」長寬也應是我們的三倍大,因此,露出的部分至少應有一點五公分大纔對。因此筆者從這一點斷定,這顆「佛光山佛牙」,應是「假佛牙」。而「大陸的佛牙」,從報紙的報導稱,其大小約有「成人姆指大小」。(參上註)顯出又太大,也顯明大陸的這顆佛牙也是「假佛牙」。
 
    6、佛牙不應是門牙應是犬牙
 
    在劉國威先生所寫的「從史料看佛舍利」一文中,他對佛經的牙齒,有這樣的研究﹕
 
    「在梵文中,牙齒可以分成幾種講法,最常用的字彙有兩個﹕Danta 是一般牙齒的通稱;Damshtra指的是獠牙或犬齒(在中後期印度俗語中,此字進一步包含有臼齒之意義)。這兩字在梵文佛典中均常用到,但在中文佛典翻譯中常常不加分別。
 
    因為梵文本的《大般涅槃經》現已不存,我們無法就此判斷,在梵文中用的是哪一個字。儘管如此,根據藏文之《大般涅槃經》同樣的段落,藏文所用之字乃是mCheBa ,此字之意乃是犬齒。據此,我們大致可推斷以,梵文原文所用之字,應意為犬齒的Damshtra  ﹍﹍若此可信,現在各界所存之所謂『佛牙』,應是形狀圓潤的犬齒才是。」
 
    筆者在探討本文時,曾將「佛光山佛牙」的照片,拿給本會一位從事牙醫工作的徐世劼牙醫師看。他一看就告訴我﹕「這是右邊的門牙。」
 
    如果「佛光山佛牙」真的是釋迦牟尼的「佛牙」,按劉國威先生的研究,真佛牙應是「犬牙」,但「佛光山佛牙」卻是「門牙」,也因為如此,所以筆者斷定,「佛光山佛牙」是顆「假佛牙」。而「大陸的佛牙」若非犬牙,也應是「假佛牙」。
 
    7、 那有門牙可留給佛光山
 
    若按第三本〈大般涅槃經》的記載,在釋迦牟尼死後,雖然經過那麼多天的焚燒,但身體尚是完好如初,後來是他自己自碎「金剛體」纔成為粉末的。因之在帝釋來請走「一顆」佛牙,捷疾羅剎來盜取「一雙」佛牙時,帝釋是從「佛口中右上畔上頷取牙舍利」。也就是帝釋把釋迦牟尼的右門牙請走了。他也只能拿走門牙。可能讀者不同意筆者的看法,但如果我們對「帝釋」有一點認識,必會同意筆者的看法。「帝釋」是佛教二十八天的第二天的天主,他也是有色身的,他的身高是四十里,按此比例,可知其手掌約有二里寬,因此,其食指約有400尺寬,大拇指大約有500 尺寬,而釋迦牟尼的口,只有我們的
兩倍寬,大約只有十公分寬,若是這樣,請問「帝釋」會拔什
麼﹖又能拔什麼﹖
 
    再說「捷疾羅剎」也應是「天人」之一,第一天的天人最短,但其身長,至少也都有二十里,(同上註)其手雖沒有帝那麼大,但其手掌最少也有一里,其食指大約寬200 尺,其大拇指大約有250 尺寬,他們若要盜走佛牙,除了門牙和前面的牙齒,他們又能拔什麼﹖因之,釋迦牟尼的門牙早就被拔光了,那還有門牙再留給佛光山﹖筆者由此斷定,「佛光山佛牙」既是「右門牙」,必定是「假佛牙」的。而「中國佛牙」若也是「門牙」,則「中國佛牙」也應是假的。
 
    筆者就是根據以上的七個理由,來確定佛光山的佛牙,不是真正的佛牙,是由別人來冒充的。盧勝彥活佛也是佛教的大師,
他一口咬定,「星雲佛牙」是貢噶多傑的牙齒,而「大陸佛教協會」的負責人,也應是大師級的法師,他也認為「佛光山佛牙」是假的;像「中國佛教會」的法師們,也拒絕參加,他們的態度也顯出,不屑參加。既然整個的佛教界都反對,佛光山若還堅持不用鑒定,那就顯出他們自己明知是假,心虛不敢鑑定了。
 
      <五>、考古學對假據證的作法
 
    由上逑的七點,我們很可確定,「佛光山佛牙」是百分之一百的「假佛牙」。佛光山該怎麼做呢﹖最乾脆的作法是「丟掉它」。以下的一則人類學故事,可以給佛光山做參考。
 
    在一九二二年,人類學上有一個古人,叫做「內布拉斯加人」。那是一位頗負盛名的古生物學家奧氏(H. F. Osbon )和幾位權威人士聯合宣佈,他們在美國內布拉斯加州(Nebraska)的地層中,找到了一顆臼牙,這顆臼牙據說有猩猩、猿人及人類牙齒的聯合特徵,奧氏等人就給取Hesperopithecus harold-cookei。在當年六月份倫敦新聞畫刊上也刊出了專家根據這顆臼牙所畫出的臆像。在這畫像中,內布拉斯加人看起來很像現代人,只是略帶一點野蠻粗獷的樣子。
 
    這顆臼齒,曾一度放在華盛頓博物館內供人參觀。新聞記者更誇稱它是無價之寶,認為它是價值百萬美元的「美國牙齒」。這顆牙齒,由於經過專家們刻意的宣傳,又經新聞界的大量傳播,使一般人深信專家們已找到了人與猿類之間的連繫環,許多支持進化論的人,也把它當做人類的老祖宗對待。誠如美國幽默大師馬克吐溫所說的﹕
 
    「科學實在有趣,它是一本萬利的玩意兒,只需一點點的資料作本錢,居然可以換來那麼長篇大論的利潤。」
 
    這些人類學專家們真厲害,他們竟然能根據一顆臼牙,不但畫出他的上下額,也根據這上下額再畫出人頭,又配上身體,就成了古人,再為他畫了妻子、兒女,並推斷他們的日常生活,我們另一群老祖宗的故事,就活龍活現的展現在人前。
 
    當這顆百萬元的「美國牙齒」展覽了五年後,引起了一位考古學家的興趣,他想﹕若單單一顆牙齒就價值百萬美金,人類總共有卅二顆牙,就價值三千兩百萬,若能再找到其他部份,不就大發了。於是他專程到找到那臼牙的地方去挖掘。他挖了很久,只挖到了一個豬的下額骨,他很失望,本來想把它丟棄,但他突然想到,這個下額骨少了一個牙齒,從它的牙洞判斷﹐它遺失的牙齒,倒很像那被看為寶貝的「美國牙齒」,於是他就拿了這個下額骨到華盛頓博物館去比對,這一比,就把那個「赫斯拍羅皮特苦死」(Hesperopithecus )比下去了,原來這個下額骨的洞,剛好很適合那顆價值百萬元的「美國牙齒」。這時大家纔知道,原來那顆價值百萬元的「美國牙齒」是顆「豬公牙」,並非專家所說的是「人類的老祖宗」。一下子,這個「美國牙齒」就不值一毛錢了。從此生物學的課本也不再提「內布拉斯加人」了。
 
    其他像「皮爾當人」、「加州人頭」、「爪哇人」、「重演說」、「蠑螈變色」、「無核原生物、「包地布斯」﹍﹍一知道是假的,就立刻拿掉。雖然科學和宗教是不相同的領域,但筆者相信,在處理「偽造」,和「弄錯」的態度,應是一樣的。
 
    二、三本《大般涅槃經》皆偽經
 
    在這次的「迎佛牙」活動中,大家都提到《大般涅槃經》,但實際上,《大般涅槃經》共有三本,首先來看第二本《大般涅槃經》。
 
      <一>、第二本經三譯本皆偽經
 
    第二本《大般涅槃經》有三個譯本,其經卷雖有不同,長短也不等,甚至其細目及內容也有很大的差異,但一般佛學者都把它看為同一本經。但這三本譯本都有共同的錯誤,就是參與的人太多,以北涼天竺三藏曇無讖所譯的《大般涅槃經》為例:
 
    聽經的大比丘有八十億百千人俱
    復有比丘有八十百千人(即8,000,000人)繞百千匝。
    比丘尼六十億繞百千匝。
    一恆河沙的菩薩摩訶薩繞百千匝。
    二恆河沙的諸優婆塞
    三恆河沙的諸優婆夷,繞百千匝。
    四恆河沙毗耶離城諸離車等,繞百千匝。一一象前有寶幢幡蓋,其蓋小者周匝縱廣滿一由旬寶幢卑者高百由旬(筆者按﹕一由旬最小是四十里)
    五恆河沙大臣長者,遶百千匝。毗舍離王等王,一一王各有一百八十萬億人民眷屬等。他們拿的寶蓋極小者周匝縱廣八由旬,幡極短者十六由旬,寶幢卑者三十六由旬。
    七恆河沙諸王夫人,寶蓋小者周匝縱廣十六由旬,幡最短者三十六由旬寶幢卑者六十八由旬,遶百千匝。
    八恆河沙諸天女。遶百千匝。
    九恆河沙諸龍王。遶百千匝。
    十恆河沙諸鬼神王。遶百千匝。
    二十恆河沙金翅鳥王。
    三十恆河沙乾闥婆王。
    四十恆河沙緊那羅王。
    五十恆河沙摩  羅伽王。
    六十恆河沙阿修羅王。
    七十恆河沙陀那婆王。
    八十恆河沙羅剎王。
    九十恆河沙樹林神王。
    千恆河沙持咒王。
    一億恆河沙貪色鬼魅。
    百億恆河沙天諸娙女。
    千億恆河沙地諸鬼王。
    十萬億恆河沙諸天子及諸天王、四天王等。
    十萬億恆河沙等四方風神。
    十萬億恆河沙主雲雨神。
    二十恆河沙大香象王。
    二十恆河沙等獅子獸王。
    二十恆河沙等諸飛鳥王。
    二十恆河沙等水牛牛羊。
    二十恆河沙等四天下中諸神仙人。
 
    其他的兩譯本,其參與人數大略相似。請讀者想一想,在釋迦摩尼的時代,世界的人口數,最多也不會超過一億,那來那麼多人,請再想一想,當時的尼泊爾會有多少人﹖而且釋迦牟尼從發病到死亡也不過一天,他們怎能召集那麼多人﹖怎會有那麼多的動物及時出現﹖再說「雙樹間」是森林地,怎能容下那麼多的人和動物﹖單單大比丘就有八十億人,大比丘尼就有六十億人,優婆夷三恆河沙人,諸離車有四恆河沙人,大臣長者有五恆河沙人,若他們都繞十萬圈。像他們這樣的繞,釋迦牟尼經十萬年都死不了。
 
    再看他們所拿的寶幢幡蓋,最小的有一由旬,最大的有六十八由旬,最高的有一百由旬。一由旬最小是四十里。其幡幢最大的是2720里,最小的也有四十里,其高度最高是4,000里,請問讀者們,這麼大的幢幡怎麼拿﹖這麼高的桿子怎麼舉﹖有誰能把這麼長的桿子立直﹖再說,以我們現在的科學技術都無法製造這麼長的桿子,他們又怎麼能﹖由這些就可斷定,第二本的《大般涅槃經》是偽經。
 
      <二>、第三本《大般涅槃經》是偽經
 
    有關於佛牙的事,可以說都是根據第三本的《大般涅槃經》「後分卷上下」而說的,但如果我們仔細的研究,就會發現這本《大般涅槃經》「後分卷上下」,實在是一部「偽佛經」。如果我們比對第三本《大般涅槃經》「後分卷上下」,和東晉法顯所譯本的第一本《大般涅槃經》「三卷」(註四七 ),就會發現,這兩本經有很大的出入,而且第三本的《大般涅槃經》「後分卷上下」,更會把佛教陷在很不利的情況中。
 
      1、荼毘佛屍的時日不相同
 
    釋迦牟尼死後,經多少時日纔火化﹖我們可以看見兩經有很大的不同,一個是七日,一個是十四日。以下是第一本《大般涅槃經》所記的,即死後七日即荼毘,也是一次入棺就完成﹕
 
    「時諸力士白阿難﹕『如來今者即般涅槃,最後供養極為難遇,我等請留如來之身,七日七夜恣意供養,令諸天人長夜獲安。』阿難即便以力士言問阿  樓馱,阿樓馱答阿難言﹕『善哉隨意。』阿難爾時告諸力士,﹕『聽留佛身七日七夜恣意供養。』時諸力士聞阿難言 ,心大悲慶,即於林中種種供養,滿七日已,時諸力士以新淨綿及以細氈纏如來身,然後內以金棺中,其金棺內散以牛頭檀香屑及諸妙華,即以金棺內銀棺中,又以銀棺內銅棺中,又以銅棺內鐵棺中,又以鐵棺置寶輿上 ,作諸伎樂歌唄讚嘆。諸天於空散曼陀羅花。」
 
    但在第三本的《大般涅槃經》之上卷中,則記為入棺兩次,第一先等七日,再放入鐵棺中泡先香花香油七天,再取出包裹再入鐵棺再火化﹕
 
    『轉輪聖王命終之後,停經七日乃入鐵棺,既入鐵棺已﹐即以微妙香油注滿棺中。閉棺令密,復經七日,從棺中出,以諸香水灌洗沐浴,既灌洗已,燒眾名香而以供養。以兜羅綿遍體襯身,然後以無價上妙白氈千張,次第相重遍纏王身,既已纏訖,以眾香油滿鐵棺中,聖王之身乃入棺。密閉棺已,載以香木七寶車上,其車四面垂諸瓔珞,一切寶絞壯嚴其車,無數花幡七寶幢蓋,一切妙香,一切天樂圍繞供養。爾乃純以眾妙香木表裡文飾,微妙香油荼毘轉輪聖王之身,荼毘已訖收取舍利。』」
 
    「阿難,我入涅槃如轉輪王,經停七日乃入鐵棺,以妙香油注滿棺中,密蓋棺門,其棺四面應以七寶間雜莊嚴,一切寶幢香花供養,經七日已復出鐵棺,既出棺已,應以一切眾妙香水,灌洗沐浴如來之身,既灌洗已,以上妙兜羅綿遍體纏身,次以微妙無價白氈千張,復於綿上纏如來身,又入鐵棺,復以微妙香油盛滿棺中,密棺令密,爾乃純以微牛頭檀沈水一切香木盛七寶車,一切以為莊嚴。載以寶棺至荼毘所。」(註五十)
 
      2、聖王葬法的不同
 
    按照第一本《大般涅槃經》,釋迦所說的轉輪聖王葬法,是用了四個棺材﹕
 
    「滿七日已,時諸力士以新淨綿及以細氈纏如來身,然後內以金棺中,其金棺內散以牛頭檀香屑及諸妙華,即以金棺內銀棺中,又以銀棺內銅棺中,又以銅棺內鐵棺中,又以鐵棺置寶輿上,作諸伎樂歌唄讚嘆。」
 
    但按第三本的《大般涅槃經》的記載,釋迦牟尼向阿難解釋的聖王葬法,卻只用了一種鐵棺材﹕
 
    「佛告阿難﹕『我般涅槃汝等大眾當依轉輪聖王荼毘方法。』阿難復曰﹕『轉輪聖王荼毘法則其事云何﹖』佛告阿難﹕『轉輪聖王命終之後,停經七日乃入鐵棺,既入鐵棺已﹐即以微妙香油注滿棺中。閉棺令密,復經七日,從棺中出,以諸香水灌洗沐浴,既灌洗已,燒眾名香而以供養。以兜羅綿遍體襯身,然後以無價上妙白氈千張,次第相重遍纏王身,既已纏訖,以眾香油滿鐵棺中,聖王之身乃入棺。密閉棺已,載以香木七寶車上,其車四面垂諸瓔珞,一切寶絞壯嚴其車,無數花幡七寶幢蓋,一切妙香,一切天樂圍繞供養。爾乃純以眾妙香木表裡文飾,微妙香油荼毘轉輪聖王之身,荼毘已訖收取舍利。』」
                               
    以下也是第三本《大般涅槃經》中,釋迦牟尼對阿難的囑咐,很明顯的可以看出,其全部荼毘(即火葬)過程,也只用鐵棺:
                               
    「阿難,我入涅槃如轉輪王,經停七日乃入鐵棺,以妙香油注滿棺中,密蓋棺門,其棺四面應以七寶間雜莊嚴,一切寶幢香花供養,經七日已復出鐵棺,既出棺已,應以一切眾妙香水,灌洗沐浴如來之身,既灌洗已,以上妙兜羅綿遍體纏身,次以微妙無價白氈千張,復於綿上纏如來身,又入鐵棺,復以微妙香油盛滿棺中,密棺令密,爾乃純以微牛頭檀沈水一切香木盛七寶車,一切以為莊嚴。載以寶棺至荼毘所,無數寶蓋,無數寶衣,無數天樂,無數香花,周遍虛空悲哀供養,一切天人無數大眾,應各以栴檀沈水微妙香油,荼毘如來,哀號戀慕荼毘已訖,天人四眾收取舍利,盛七寶瓶,於都城內四衢道中,起七寶塔供養舍利。」
 
    比較這兩本經,不但可以看到其火化的時日不同,也可以看到佛死後停棺受人供養,在東晉法顯所譯《大般涅槃經》中,說明是由力士要求,經門徒的同意,所以纔等七日讓人供養,但在第三本的《大般涅槃經》中,則記明這七日的供養,是出於佛的遺囑和指示。
 
    3、佛棺繞城的說法不相同
 
    釋迦牟尼死後,它的棺材曾繞城,最後纔停棺焚燒。按第一本的《大般涅槃經》,它是記為由諸力士抬佛棺,由北門入住城中,聽諸天人種種供養,然後從東門出,往於寶冠支提之所。
 
    「彼力士聞語已,共相謂言,諸天意爾,宜應順從,即  (筆者按﹕意共抬)佛棺繞城一匝,從北門入,住城之中,聽諸天人恣意供養,作妙伎樂﹍﹍供養訖已,即便從城東門而出,往於寶冠支提之所」
 
    但第三本的《大般涅槃經》則記為金棺是自己飛行的,而且其繞行的路線也很複雜﹕
 
    「爾時如來七寶金棺徐徐乘空從拘尸城東門而出,乘空右繞入城南門,漸漸空行從北門出,乘空左繞還從拘尸西門而入。如是展轉遶三匝已,乘空徐徐還入西門。乘空而行從東門出,空行左遶,入城左繞入城北門,漸漸空行從南門出,乘空右遶還入西門,如是展轉遶經四匝 ,如是左右遶拘尸城經于七匝。(註五七)
 
    4、荼毘之火熄火說法不同
 
    在兩經中,可以看見釋迦牟尼經七天的火化,諸天想熄火,在第一本《大般涅槃經》中,記載他們下雨使火熄滅;但在第三本的《大般涅槃經》中,則說明四天王及海龍王,他們用盡了辦法都澆不熄,但帝釋一來就自動熄滅,也正因著這緣故,纔被帝釋拿去一顆「佛牙」。以下是東晉法顯所譯《大般涅槃經》的記載﹕
 
    「迦葉即便還下於地,以佛力故香積自然,四面火起,經歷七日,寶棺融盡,於時諸天,雨火令滅,諸力士眾收取舍利。」
 
    以下是第三本《大般涅槃經》的記載﹕
 
    「爾時四天王各作是念,我以香水注火令滅,急收舍利天上供養,作是念已,即持七寶瓶盛滿香水,復將須彌四埵四大香潔出甘乳樹,樹各千圍高百由旬,隨四天王同時而下至荼毘所,樹流甘乳注寫香瓶一時注火,注已火勢轉高都無滅也。爾時海神莎伽羅龍王及江神河神,見火不滅,各作是念,我取香水注火令滅,急收舍利住處供養。作是念已,各持寶瓶盛取無量香水至荼昆所一時注火,注已火勢如故都亦不滅。﹍﹍爾時帝釋持七寶瓶及供養具至荼毘所,其火一時自然滅盡。帝釋即開如來棺欲請佛牙。樓逗即問﹕『汝何為耶﹖』答言﹕『欲請佛牙還天供養。』樓逗言﹕『莫輒自取』可待大眾爾乃共分。釋言﹕『佛先與我一牙舍利,是以我來火即自滅。』」
 
    5、有無開棺說法上的差異
 
    在釋迦牟尼火化後,是否需要開棺取舍利,兩經亦有不同的記載,按第一本《大般涅槃經》的記載,盛佛屍體的棺材皆已融盡,因此不必開棺。(註六十),但按第三本的《大般涅槃經》的記載,棺材則未融,由帝釋開棺先取「佛牙」。以下是第一本的《大般涅槃經》的記載﹕
 
    「迦葉即便還下於地,以佛力故香積自然,四面火起,經歷七日,寶棺融盡,於時諸天,雨火令滅,諸力士眾收取舍利。」
 
    以下是第三本《大般涅槃經》的記載,明言棺材未融,需要開棺纔能取出「佛牙」﹕
 
    「爾時帝釋,持七寶瓶及無養具至荼毗所,其火一時自然滅盡。帝釋即開如來寶棺欲請佛牙,樓逗即問﹕『汝何為耶﹖』答曰﹕『欲請佛牙還天供養﹍﹍」
 
    6、阿闍世王有無分到佛舍利﹖
 
    按第一本《大般涅槃經》的說法,阿闍世王是八王之一,他曾分到釋迦牟尼的骨灰。在《長阿含卷五典尊經》也明記八王分到佛舍利,其第八王就是阿闍世王但按第三本的《大般涅槃經》的記載,阿闍世王則沒有分到釋迦的骨灰,他是「不果所請,愁憂不樂即禮舍利惆悵而還。」
 
    從以上六事的對立知道,這兩本經有可能是一真一假,也有可能是兩者皆假。但至少須要去除一經。筆者認為若只要去除一經,應去除第三本的《大般涅槃經》,其理由如下﹕
 
    第一﹕因為第三本的《大般涅槃經》,至少出自兩人的手因為該經說明拘尸城人民為釋迦作的是金棺,而釋迦的身體是放在「金」棺中。但在P.902 則說是放在「鐵」棺中。顯明本經非出自一人之手。
 
    第二﹕第一本的《大般涅槃經》,是屬於小乘的經典,而第三本《大般涅槃經》,則屬大乘經,前者是早期的經典,而後者則屬較晚期的經典,從考古學的立場來看,前者較有價值及真實。
 
    第三、按增一阿含經的說法,釋迦牟尼生前曾三次阻止舍衛國琉璃王來消滅迦毘羅衛國,以報復在他少年時代迦毘羅衛國所加給他的侮辱。由於釋迦的阻止,琉璃王進軍了三次,也撒退了三次,但到了第四次,佛陀知道這是釋迦族的共業,也是無法挽救的定業,雖然同情與惋惜,也是愛莫能助,等到琉璃王第四次進軍時,佛陀纔放棄了挽救故國厄運的努力。後來琉璃王就把釋迦族全部死殺死。這則故事常被法師們用表示釋迦牟尼的愛國表現,可以說是大家耳熟能詳的事。但在第三本的《大般涅槃經》中,卻看到,有「迦毘羅國王諸釋種等」,來要求分釋迦牟尼的骨灰。這表明不但釋迦族沒有被消滅,而且他們還有國王。由此可斷定第三本的《大般涅槃經》應是偽經。若不是這樣,釋迦牟尼的愛國故事,就變成假的。佛教法師也不能再有這偉大的故事了。
 
    第四、按佛經的說法,釋迦牟尼的骨灰是由八王瓜分而去。而且也明列得舍利的八王之名但第三本的《大般涅槃經》則記明,釋迦牟尼的骨灰皆未分給任何一王,以為這是釋迦牟尼生前所吩咐的。
 
    第五、按第三本的《大般涅槃經》所記,在釋迦牟尼荼毘後有帝釋來請走釋迦牟尼的一顆佛牙。這件事會出現,完全是由於其偽作者不明佛學所致。因為按佛經的記載,帝釋的身高是一由旬,即四十里。(註七十)以筆者的身高來看,筆者的食指寬大約為身高的百分之一,則帝釋的食指,應有四百尺寬,大拇指應有五百尺寬,他不但是色界中人,又是地居天人,他的一隻手就有兩里大,如以其身量來計算,他怎能從釋迦出牟尼大約只有十公分的口中,取出不到兩公分大的「佛牙」來﹖而捷疾羅剎是天人,其身體,至少也有帝釋的一半大,他要從佛口中取佛牙也很難。
 
    第六、按第三本的《大般涅槃經》所記,在釋迦牟尼荼毘後有二捷疾羅剎隱身隨帝釋來盜取一雙佛牙。若釋迦牟尼在未自碎其身體前,其身體是金剛體,捷疾羅剎怎能來「盜取」佛牙﹖應是拔不動的。除非是釋迦牟尼自己允許。若是這樣,又怎能說是「盜取」呢﹖
 
    正因為本經有六點與第一本的《大般涅槃經》不同,而且以上述的這六點,更使本經站不住腳。因之,筆者斷定,這本第三本的《大般涅槃經》,是一部「偽經」。
 
      <三>、第一本經也是一部偽佛經
 
    1、怎會是一千二百五十人﹖
 
    「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這一句話,不只是數目的問題,表示釋迦牟尼在講這經時 ,有一千二百五十個大弟子在那裡聽他講佛法,更重要的是,在講釋迦牟尼在講這經的時機。因此這句「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乃是在表明當釋迦牟尼在講這經的時候,是在得道的第一年。但《大般涅槃經》是在記佛的死及荼毗,故知其講經的時日應是最後一年,不會是在第一年。就因為所記的時間錯誤,所以可斷定是本經是「偽佛經」。
南懷瑾先生對此的註解是﹕
 
    「為什麼只提千二百五十人﹖佛出來傳道以後,第一批招收的學生拿我們現在的話講,最難降服的學生,就是這一千二百五十人。其中的舍利子,在佛還沒有出來說法之前,他已經是大老師了,跟他的有一百學生。還有三迦葉兄弟兄(不是拈花微笑那個迦葉),其中兩人各有二百五十個學生,另一位有五百個,合起來一千個學生,他們都是影響當時社會宗教的大學者。另外有神通有的目蓮尊者也在那裡,年齡也比佛大幾歲,也在傳教,他也有一百個基本徒弟。還有耶舍長者子,朋黨五十個,所以佛有這六個徒弟皈依了以後,他們帶領出家修道的學生,一起皈依佛,纔變成了一千二百五十個常隨眾,就是經常跟著佛的;每次說法他們都是聽眾。」
 
    2、地的構造怎會像個輪﹖
 
    在本經中我們看見其地的構造像個球體,和佛的「地像平盤」的思想不同,因此本經是一部偽佛經。本經是這麼說﹕
 
    「佛言阿難,大地震動有八因緣,一者大地依於水住,又此大水依風輪住,此風輪依虛空住。空中有時猛風大起,吹彼風輪,風輪既動,彼水亦動,彼水既動,大地乃動。」
 
    以下是釋迦牟尼的思想,在他的思想中,地球像是「千層糕」是一層一層的﹕
 
    「地深二十億萬里,從是巳下復有地味二十億萬里,下復有粟金二十億萬里,下復有剛鐵二十億萬里,下復有水八十億萬里,下復有風五百二十億萬里及復有下方異天地。從是人間上至梵天,亦五百二十億萬里。」
 
    「佛告比丘﹕『今此大地深十六萬八千由旬,其邊無際 。地止於水,水深三千三十由旬,其邊無際;水止於風 ,風深六千四十由旬,其邊無際。』比丘﹕『其大海水深八萬四千由旬,其邊無際。須彌山王入海水中,八萬四千由旬出海水上,八萬四千由旬。下根連地多固地分,其山直上無有阿曲。」
 
    「佛言比丘,是地深六百八十萬由旬(筆者按﹕一由旬最少是四十華里)其邊無限,其地立水上,其水深四百六十萬由旬,其邊際無有限礙,大風持水,其風深二百三十萬由旬,其邊際無限。比丘,其大海深八百四十萬由旬,其邊際無崖底。」筆者按在佛的思想中不只是地球如此,所有的三千大千世界地的構造皆如此。)
 
    以上的三段,雖然說法不一樣,但卻有一共同的特點,就是地的樣子,很像「千層糕」,因之,《大般涅槃經》的輪式,非佛所說,故是「偽佛經」。
 
    3、五百比丘得了阿羅漢果﹖
 
    在本經中有這樣的一段話﹕
     「如來說此法時,五百比丘漏盡意解,成阿羅漢。」
 
    但在同一經中,卻有另一說法﹕
    「佛言如是如是。阿難,今此眾中,五百比丘,未得道者,我般涅槃後,未來世中,當得盡漏,汝亦當在此中數也。」
 
    4、阿難陀怎會是一位尊者﹖
 
    在本經中有兩次都說阿難是「尊者」,即「大阿羅漢」。這是反歷史的說法。只要對佛教歷史略有認識的人都知道,當佛死後,不久,就舉行了「第一次結集」,由大迦葉主持,由五百大阿羅漢參加,當時因為阿難與大迦葉交惡,大迦葉不同意阿難參加,不同意的理由是「阿難不是尊者」,但由於在釋迦的門徒中,只有阿難可以把釋迦牟尼平時所講過的經背下來,所以最後阿難纔以「誦經者」的身份參加,因此阿難在現階段不是尊者。在上面的引文中,釋迦牟尼也很明白的告訴阿難﹕「我涅槃後,未來世中,當得盡漏,汝亦當在此中數也。」故知這經是「偽佛經」。
 
    5、怎會有人活得那麼長久﹖
 
    在佛學中有一個重要的基礎,就是「劫」,所謂劫,是說,人類在最開始的時候,可活到八萬四千歲,但每經一百年,就會減少一百歲,一直減到只剩下十歲,再每經一百年,人類的壽命又會增加一歲,一直的增加到八萬四千歲,這是「一小劫」,合二十「小劫」,是一「中劫」,合四「中劫」是一「大劫」。天地就這樣的在輪迴。因此可知人類的壽命,不管怎樣,是不會超過「八萬四千歲」的,但在本經中卻有人活到 588,000年,是反佛理的,由是知,本經是由一個沒有佛學根底的人所偽造的。
 
    「我於往昔八萬四千歲為嬰兒,八萬四千歲為童子,八萬四千歲為灌頂太子,八萬四千歲為灌頂王,然後得成轉輪聖王,領四天下七寶具足,八萬四千歲統理民務,八萬四千歲為諸人民講說諸法,八萬四千歲坐禪思惟,從爾已來,五十八萬八千歲。」
 
    6、這時怎會有三藏可結集﹖
 
    在本經中有這樣的一段話﹕
 
    「其後迦葉共於阿難及諸比丘,於王舍城,結集三藏。」
 
    這段話是很反佛教歷史的說法,因為大迦葉和阿難所參與的結集,是「第一次結集」是在佛死後大約一個月左右,而「第二次的結集」是在佛死後一百多年,那時大迦葉及阿難都死了。所以阿難及大迦葉所能參加的結集,只是第一次,在「第一次的結集」中,只有誦「經」和「律」,是未誦「藏」的。由此可知,本經也是一個不知佛教史的人所寫,故是一本「偽佛經」。
 
    三、佛光山體系應有的反省
 
    佛光山在這一次的迎佛牙活動中,他們自己做了很多事,也遭受他人的詰難和質疑,筆者覺得有幾件事情,是他們應該再思與反省的。
 
      <一>、佛牙真假該訴之權威嗎﹖
 
    佛光山在這次「迎佛牙」的活動中,遭遇到他人的質疑,看到星雲法師祭出的法寶,竟是十二位法王及仁波切的保證,真叫人跌破眼鏡。他指出﹕
 
    「第三顆佛牙有十二位西藏仁波切的聯名保證,若如此還不能採信,請問江燦騰是否有足夠推翻十二名仁波切聯名保證的證據。」
 
    如果不明真相的人,真的會被這些仁波切的身份唬住,但若知道他們的身份不過也就像我們平時所看到的「法師」一樣,你就會覺得星雲法師所際出的「法寶」,實在是一個「破碗」。不信,就請看下文的引註。
 
    所謂「仁波切」,按一般話來說,就是「活佛」。很多人一聽見「活佛」,可能會以為他們是很神奇的,但事實上,那也沒有什麼。不信就請讀者猜一猜,單單單在西藏地區,有多少「仁波切」和「法王」﹖就讓筆者告訴你,若沒有上萬,至少也有幾千。要當「仁波切」是很簡單的事,只要你有錢,要弄一個「仁波切」的名份是很簡單的。為著取信於讀者,筆者引用盧勝彥活佛的話於下。
 
    「現任西藏三大寺的住持之一『嗡恰克仁波切』,其屬下就有一千多名的活佛,
 
    盧勝彥在「活佛的等次」一文中曾這樣說﹕
 
    「據我所知,西藏第一等的活佛是達賴喇嘛、班禪。第二等的活佛是西藏王,能夠攝政的是第二等,第三等的活佛是西藏三大寺的住持。第四等的活佛,是三大寺底下的法王。那麼三大寺以外的,像白教的大寶法王,花教的教主,薩迦教的教主,跟紅教、黃教的教主,他們都是屬於第四等。第五等是一般藏密寺院的住持。第六等是教法的教授師,能夠懂得密法的活佛是第六等。另外很普遍的,在寺拄持底下到處遊走的,這個是第六等。還有第七等的,是當喇嘛當了很久,一直沒有活佛的身份,家裡有一點田地,或者是一些牛、羊,把它換成錢,到西藏政府去繳一點錢,就給你當活佛,這個活佛叫『捐班活佛』,就是把錢捐出來,列入活佛的這一班人,叫『捐班活佛』,很多活佛是捐出來的。
 
    以前有人去問達賴喇嘛﹕『我們遇到了一個活佛,但是他教我們的東西,不知道正確不正確﹖他是不是活佛呢﹖』他說﹕『你把名字拿給我看。』達賴喇嘛一看,『咦!這我不認識。』底下的人問﹕『你怎麼不認識這位傳給我們法的活佛呢﹖』達賴喇嘛說﹕『活佛太多了,已經多到沒有辦法數了。我已經沒有辦法認出那一個是真,那一個是假的活佛了。因為每一個都稱為活佛,每一個名字後面都寫仁波切。』」
 
    從盧勝彥的自述中,我們也可以看見,今日的西藏活佛是如何的粗製濫造;以下的實例,又是另一種粗製濫造﹕
 
    「從前,一位印尼來的小同門,常在『真佛密苑』車庫門口幫我洗車。後來他結婚,由我幫他福證。接著他去西藏繞了一圈回來。現在這位小兄弟已高高的坐在法坐上,穿西藏活佛的法衣,戴法王的帽子,很多慕名而來的信徒,向他頂禮,他一一給加持貫頂。在印尼,造成轟動。這位小兄弟就是西藏活佛『榮欣·圖爾庫仁波切』。於是,有印尼的真佛宗弟子,儲備了一筆錢,到西雅圖來對我說,他也準備去西藏,如法泡製,找一位默默無聞的西藏活佛,求封一個『活佛』的名字,回印尼後,照樣大家一起來亂搞。他告訴我,真佛宗的上師阿闍梨,難求,活佛,根本不可能。如今,西藏活佛容易 ,只要捐上一筆錢就是,這是最後一等的『捐班活佛』了。他又告訴我,他早探聽好了,有位『泰西仁波切』一次就貫頂四百位『西藏活佛』,只要交上錢,你就準備當仁波切,就可戴上活佛的法帽,可以給人加持灌頂 ,而且可以收供養。我聽了,心中默然。西藏活佛有實修的,有掛名的,有優有劣,有內證金剛三昧的,有表面混飯吃的,大家要具有分辨的明眼才好。我感嘆,這真是一個未法時代啊!」
 
    從盧勝彥活佛的話中我們知道,一個洗車的小弟一下子就成了仁波切,也戴上了法王帽,單單在小小的西藏,活佛大略就有幾千位,他們能保證什麼﹖星雲法師應該很清楚的,為什麼要訴諸這樣的權威呢﹖
 
      <二>、請問是誰種了那棵芭蕉﹖
 
    佛光山的「迎佛牙」活動,可以說是盛況空前,佛光山出盡了風頭,但佛光山也面對了很多的質疑和詰難。對於這些詰難和質疑,佛光山在面對這些質疑和詰難的反應,其文化院院長依空法師表示。他說﹕
 
    「是誰心緒太無聊﹖」
 
    依空法師的話,使人讀後覺得很怪。筆者想請問依空法師﹕
 
      是誰說﹕「這是信仰的聖物﹖」
      是誰說﹕「它具有生生不息的生命力,如今還生出兩顆小佛牙!」
      是誰說﹕「供養舍利有無量的福報﹖」
      是誰號召卅二山頭的佛教長老﹖
      是誰組織佛牙護持委員會﹖
      是誰請吳伯雄資政充當迎佛牙團的團長﹖
      是誰帶一團大人前往泰國迎迓那顆殘牙﹖
      是誰安排百位長髮婦女布髮接地﹖
      是誰安排水姪師搭衣持鐘、手爐、提爐迎請﹖
      是誰安排西藏喇嘛吹響法螺﹖
      是誰安排國防示範樂隊及各界代表團吹奏﹖
      是誰安排恭迎典禮﹖
      是誰捧著佛牙去大園灑淨和超薦﹖
      是誰三次故意點名慈濟缺席﹖
    再請問﹕
      是誰想藉這顆佛牙想在北部地區設立一個大道場﹖
      是誰想藉這顆佛牙獲地三、四十公頃﹖
      是誰想藉這顆佛牙蓋「佛牙寺」﹖
      是誰把這新聞炒大﹖
      是誰使佛光山幾乎下不了台﹖
 
    總歸一句,就是「你知我知」!佛光山的文化院院長依空法師,怎能怪人說﹕
 
    「是誰心緒太無聊﹖」
 
    難道是小老百姓種了芭蕉﹖是小老百姓颳起了這一陣「迎佛牙風」﹖是誰撒了這一陣雨﹖是誰和誰在明爭暗鬥﹖是誰攪混了這一池水﹖答案是﹕是佛光山。依空法師怎能怪人說﹕「是誰心緒太無聊!」
 
      <三>、超度空難亡魂是逆佛意
 
    像佛光山,在這一次的迎佛牙活動中,他們一行人帶著這顆「假佛牙」,到大園空難的現場去「超薦」華航失事的冤靈,這件事實在做得很不好
 
    1、因它違背釋迦牟尼教訓
 
    人死了可以超度嗎,超度有用嗎﹖如果我們看佛經,它是沒有用的,而且也是違背釋迦牟尼的教訓的。
 
    龔天民牧師在日本佛教大學讀研究院的時候﹐曾問日本佛教大學塚本善隆博士(他是和尚)﹐有關替死人念經超度的功用﹐
他回答﹕
 
      「第一、為了安慰活人﹐而替死人念經。死去了的人業已隨他而去﹐念經拜懺對死人已不發生任何效力。第二、為了增加寺院之經濟收入﹐故僧侶為死人念經超度。」
 
    當時有一學生舉手反問說﹕
    「我們替死人念經難道都是為了錢嗎﹖」
 
    塚本善隆博士不客氣的反問他﹕
    「不為錢,是為什麼﹖」
 
    在《鈴木大拙的生平與思想》一書中記有這樣的一段對話,希望佛教徒及法師能好好的思想﹕
 
    「婆羅門教徒有個習俗﹐當他們諷誦經文繞著死人走時﹐那個死人就能轉生到好的地方嗎﹖」一個弟子提出這個質問。
 
    佛陀反問﹕
 
    「把一抱的石頭拋進井裡。然後繞井說『石頭浮起來吧!』那石頭浮起來否﹖」
    「不會浮起來!」
    「為什麼﹖」
    「石頭是一種浮不起來的東西。」
    「那是同一個道理。人由他們自己本身的行為來決定其死後的命運﹐他人無法改變。」
 
    既然連釋迦牟尼佛都說超度沒用,佛光山捧著一顆真假未分的佛牙,想去超度什麼﹖
 
    2、因飛機失事已超過了四十九天
 
    如果在讀者中記憶好一點的人,定能記得,華航在大園鄉沙崙村失事,那是今年二月十六日,而星雲法師帶隊去大園鄉空難現場超度,是在四月九日。從二月十六日,到四月九日,共經過二月份的十三天,三月份的三十一天,四月份的九天,總共是五十六天,如果頭尾都不算,也有五十四天。以筆者的瞭解,按照佛教的說法,其「中陰期」應是四十九天,過了這四十九天,一切都已確定,該輪迴的已去輪迴,該被關在地獄的已都定獄。佛光山在這時想去超度什麼﹖再說,這些被超度的的人又有什麼「功」﹖以致可使他們的因果改變﹖佛光山這種做法,真是「以訛導訛,以盲導盲」。
 
    大約在五年前,故副總統陳誠先生移靈佛光山安奉,佛光山出動了三千多位法師及信徒,在心平法師率領下去誦經超度。陳誠先生已埋了廿八年,按佛教的說法,他有可能已出生為人,已廿八歲,可能剛剛結婚生子,或是出生於天界中,佛光山這一強力的超度,不等於要他的老命﹖又害他家破人亡!請問讀者,如果你剛剛結婚,又有嬰兒,你願被人超度嗎﹖
 
    再說按佛教的說法,法師超度的對象,應是只有地獄道及餓鬼道的眾生。佛光山的法師怎能確定,陳誠先生死後是下地獄,或在餓鬼道﹖這一超度,不等於在定陳誠先生的罪﹖再說,陳誠先生死的時候,應是已做過超度法事,他需要再超度一次嗎﹖如果上一次的超度是無效,這一次的超度就會有效﹖


     可能佛光山一直的忽略以下的四件事,第一、人死了超度是沒有用的,這是佛說的。第二,人死了超過四十九天,已不必超度了。第三、若未確定那人死後是下地獄道或餓鬼道,隨便超度,對死者來說,是一大侮辱。第四、因果是佛教的根基,超度是反因果的。
 
    筆者很好奇的想知道,當華航飛機在大園失事時,佛光山的道場到處皆有,不知道有沒有派人去超度﹖去了多少人﹖他們單單為陳誠先生移一下靈骨,就需要三千人去誦經,他們為著大園失事的眾生,(包括死人及當地因飛機失事而死的生物)不知出動了多少人﹖筆者從報紙上,只看見一位法師孤孤單單的拿著「招魂幡」,在華航失事現場招魂,也聽說第一個去華航失事現場誦經的,是星雲法師口中的「佛教社會慈善團體」,不知道佛光山「佛教宗教團體」是否也去誦經「超度」,筆者不知道那位單身的和尚,是不是佛光山的法師﹖他的超度無效嗎﹖如果他不是佛光山的法師,而佛光山也的確曾派了一群法師去超度,這些法師的超度無效嗎﹖真的需要星雲法師再度的捧著「佛牙」,在過了「中陰期」,再帶了一大群人到華航失事現場去超度纔有效。請問﹕「佛光山以前所做的超度有效嗎﹖」請問星雲法師﹕「這次的超度是為了什麼﹖,又能做什麼﹖」
 
    佛光山,在這一次的「迎佛牙」活動中,不但藉著這顆真假未分的「佛牙」,去「超薦」華航失事的冤靈,也想藉著這顆「佛牙」,來提高台灣的國際地位,更想藉此,成為「鎮山護國之寶」,也想藉此,促進世界的和平,更想藉著這一顆佛牙在北部獲得三十到四十公頃的建地,也想建立它的「大道場」,建造「佛牙寺」。一顆「假佛牙」,竟能造成那麼大的果效,看來美國幽默大師馬克吐溫所說﹕
 
    「科學實在有趣,它是一本萬利的玩意兒,只需一點點的資料作本錢,居然可以換來那麼長篇大論的利潤。」
 
    筆者要略略的修改一下﹕
 
    「佛教實在有趣,它是一本萬利的玩意兒,
只需一小小的假牙本錢,居然可以換來那麼長篇大論的利潤。」
 
    筆者寫文至此,不只是為台灣的政要及小老百姓悲哀,也為佛教界悲哀!

 
   「佛牙啊,佛牙!真的是佛牙嗎﹖」
    「佛經啊!佛經!真的是佛經嗎﹖」
    「超度啊!超度!真的在超度嗎﹖」
 
    筆者就把上述的三個問題,留給讀者自己去思考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梅庵 的頭像
梅庵

梅庵

梅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