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繼續"101夜的故事" 

坐閱五帝四朝,不覺滄桑幾度
受盡九磨十難,了知世事無常


清光緒八年(公元1882年)農曆七月一日,五人背負行囊,從普陀山法華庵起香,三步一拜,向五台山邁進。每日前行的速度極緩,歷經數月才到達常州。沿途爬山涉水、路途艱辛,其他禪者皆一一放棄離去,只有虛雲老和尚不為所動,仍勇往直前。 

每回看到這裡
就要流眼淚
因為我第一次聽到版本是
文殊菩薩說的 
比此篇文章還滄桑十倍

大家知道嗎?
這就叫"同體大悲"啦!!!

人家為何能成為大菩薩
不是用喊口號的
是要真能做到才有用!!!
又人家在真正做時
更沒有喊大口號來替自己加持

從普陀山,三步一拜,拜到五台山
是何等艱鉅的願
老和尚也只說是報母恩
沒有用大聲公嚷說
我這一趟是要為娑婆眾生去請文殊菩薩的啦~~~

才幾個月老和尚身邊連一個幫他拿行李的人都沒有
大家想想三步一拜,
幾乎是有兩年多沒有一個人幫忙


次年(清光緒九年)十二月至黃河鐵卸渡,過光武陵,初一住店,初二渡河,泊岸,天已晚不敢行,路旁有一茅棚無人住,老和尚就此歇足,趺坐而坐;夜大雪漫漫,次日雪深數尺,不知去向,飢寒交迫,奄奄一息。至初六午後雪止,已病倒不起。

初七日來一乞丐,將雪撥開,煮黃米粥給老和尚吃,煖氣復生。

光緒十年(四十五歲)正月初二日老和尚由洪福寺起拜香到懷慶府,城內不許掛單留宿,只好宿路邊;是夜腹痛極劇,初四早繼續拜行,晚發冷;初五起痢疾;到十三日抵黃沙嶺,只一破廟,無遮蔽,至此已不能行,不進飲食,日夜瀉數十次,起動無力,又無過住行人,瞑目待斃。十五日深夜見西邊牆下有人燃火,疑是匪徒,細看是文吉,大喜。給他水吃。十六日文吉將老和尚衣服予以換洗,並給藥一杯。十七日病退,吃黃米粥二碗,大汗、內外輕快。十八日病減不少。又願代負行李,伴送行程。

當然到最後得兩度勞駕文殊菩薩 

十幾年前
得道高僧的一位徒弟
到處跟人家說他
此生發願要發揚佛教
讓佛教在南半球遍地開花

當然我自己也在他面前聽到
這麼偉大的願
得道高僧要辦禪七法會了
他是高僧的徒弟
去跟他借達摩祖師像
請聽好!
只要借達摩祖師像而已
不借!!!
 

後來他隨喇嘛出家
聽說我要回台灣就托我帶東西給菩妙長老
還特別提醒我
菩妙長老很難見到
他去了好幾次才見到

我一回台灣隔天就去元亨寺
還沒通知客堂
因為客堂在忙
就坐在椅子上先休息一會
誰知道
菩妙長老自己出來了

我上前送上托我帶來的東西
並說明是誰的
菩妙長老竟然回我一句話:
為什麼出家了
他還住在家裡!!!


這就是高僧啦!!!
因為我並沒有提到:他還住在家裡!!!

菩妙長老何等人也?
一個被他師父又打又罵
死都不肯離去的一代高僧!


~~~~~~~~~~~~~~~~~~~~~
2010/5/28
觀世音菩薩為何不去普陀山?


繼續"101夜的故事" 
話說文殊菩薩
丟給普賢菩薩一句話說:

你走你的路
我走我的路
還請你幫忙照顧我的孩子
 

接著文殊菩薩就帶著魔王和魔子魔孫們
去朝五台山
文殊菩薩把魔王帶在身邊
還帶著他的魔子魔孫們朝五台山
實在高招!
真不愧是文殊菩薩呀!

普賢菩薩去不去?
當然去!
但請不要忘記這句話

你走你的路
我走我的路


所以普賢菩薩帶著觀世音菩薩
朝的是峨嵋山
請注意!!!
是"峨嵋"兩個字!

在朝峨嵋山之前
當然得先帶觀世音菩薩去拜見西方佛彌陀
然後再去峨嵋山

為何不去普陀山?
而去峨嵋山
請參考這一帖

2010/1/6
在須彌山頂的清真寺
http://www.wretch.cc/blog/mercybuddha/22646322


現在大家知道了吧!
我說過的
觀世音菩薩並不在普陀山
現在大家知道了吧!
為何在峨嵋山的金頂有十方普賢?
因為峨嵋山的金頂有觀世音菩薩!
觀世音菩薩在峨嵋山

除了峨嵋山外
幾年後再帶他去拜見南方佛
及其坐鎮的地方
一處有九龍吐珠的山

一路要爬很久
普賢菩薩爬的很累
觀世音菩薩竟然爬得很高興
還主動幫普賢菩薩背背包

觀世音菩薩長大了
換他照顧普賢菩薩了

觀世音菩薩還在普陀山嗎? 
http://www.wretch.cc/blog/mercybuddha/3288830

願王聖地
http://www.wretch.cc/blog/mercybuddha/4414218

~~~~~~~~~~~~~~
2010/5/27
是何等時機非得請到文殊菩薩?


我將要說的是"101夜的故事"
請不要問我是不是真的
如真要知道
我給的答案是:假的!


虛雲老和尚朝山報母恩

 在普陀山參禪數月之後,虛雲老和尚想到自己出家二十餘年,到處遊學參方;年歲愈大,對於報答父母生養劬勞的宿願,是愈來愈強烈了。於是,決定以三步一拜的方式朝禮五台山,報答雙親養育之恩。

  虛雲老和尚的大願感動了一同修行的其他四位禪者。清光緒八年(公元1882年)農曆七月一日,五人背負行囊,從普陀山法華庵起香,三步一拜,向五台山邁進。每日前行的速度極緩,歷經數月才到達常州。沿途爬山涉水、路途艱辛,其他禪者皆一一放棄離去,只有虛雲老和尚不為所動,仍勇往直前。

光緒八年(四十三歲)(公元1882年)
農曆七月一日
這是每一個娑婆世界的眾生都要記住的日子

從普陀山三步一拜的方式朝禮五台山
只為報答雙親養育之恩嗎?
非也~
大家不要忘了他是彌勒菩薩身邊的人

他老人家是要請文殊菩薩和觀世音菩薩承願再來的
但真要讓文殊菩薩和觀世音菩薩承願再來
是一件多麼艱鉅的事情

尤其文殊菩薩可是從未在娑婆世界出現過
請問是何等時機非得請到文殊菩薩?
現在大家應該明白了吧?

所以虛雲老和尚這一趟的最虔敬的誠意
就決非一般人承擔得起
看看!!!

三步一拜,向五台山邁進。每日前行的速度極緩,歷經數月才到達常州。沿途爬山涉水、路途艱辛,其他禪者皆一一放棄離去,

 時光飛逝如梭,轉眼間又到了歲末,大地天寒地凍。大年初一才找了家旅店住下,初二又繼續趕路,乘坐渡船到對岸時,天色已晚。此刻北風緊吹,環顧四周了無人煙,虛雲老和尚就在路旁廢棄的茅棚內打坐。夜裡寒風刺骨,飄起陣陣大雪,次日放眼望去,蒼茫的大地已成銀色琉璃世界。既然積雪盈尺,已無法辨清去路,又無人過往,只好枯坐於牆角念佛。連日大雪紛飛,又困於草棚下,飢寒交迫的虛雲老和尚體力衰弱,漸漸陷入昏迷狀態。

終於感動了文殊菩薩化身來搭救

   等到雪霽天晴,困於雪地多日的虛雲老和尚染病在身,虛弱的身軀已無法動彈。在意識迷濛中,他隱約聽到有人在問話;吃力的睜開雙眼,只見一名乞丐站在身旁,可是自己力氣微弱,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乞丐知道他被雪凍傷,在附近捉了幾把草,升火煮黃米粥讓他食用。喝了熱粥,虛雲老和尚身子暖和了,體力也就漸漸地復甦過來。
  「您打哪來?要去什麼地方。」乞丐問。虛雲老和尚答:「我來自南海普陀山,要去朝禮五台。請問貴姓?」「我姓文名吉。」虛雲老和尚又問:「從這裏到五台山會經過那些地方,路途還有多遠?」乞丐文吉回答:「大約還有二千公里左右。大師父,您拜山的目的為何?」虛雲老和尚正色答道:「為報答母親生育之恩。」文吉見虛雲老和尚身體虛弱,不斷勸他放棄朝拜。

不斷勸他放棄朝拜
文殊菩薩要看看虛雲老和尚的意志有多堅定?

   虛雲老和尚依著文吉留下的足跡走出雪地,來到了孟縣。初三由洪福寺起香,到了府城已晚,暫時借宿於山頂上的破廟。當晚,虛雲老和尚腹痛如絞,次日晚上發起高燒,腹部絞痛轉成痢疾。然而,虛雲老和尚朝山的願心不為病苦所困,每日仍強行朝拜。十三日到了黃沙,由於腹瀉嚴重,已無力再行,縱然身處荒郊野地,無人援助,回首二年來朝拜歷經的種種,虛雲老和尚心中毫無懊悔,一心安詳地誦念佛號。

  元旦深夜,虛雲老和尚見到西邊牆角有人燃火,仔細一看,竟然是文吉!喜出望外的虛雲老和尚大聲喊出他的名字。文吉拿起火把,尋著聲音走來一探究竟:「大師父,您怎麼還在這裏?」虛雲老和尚向文吉娓娓訴說沿途的種種遭遇,文吉坐在身旁仔細的聆聽,並且安慰呵護著他。次日,文吉為虛雲老和尚換上乾淨的衣服,並調配一杯藥讓他喝下。兩天後,虛雲老和尚的身體已全完康復,對於文吉兩次的搭救由衷感恩。

兩次病危都動不了虛雲老和尚意志
終於讓文殊菩薩也動容

 二月底,二人同行至太谷縣離相寺後,文吉先行離開,啟程回五台山。五月底虛雲老和尚到達五台山,在顯通寺掛單後,就到附近的寺宇朝拜,並四處尋找文吉,但都沒有人認識他。後來,一名老僧明白因緣始末之後,對虛雲老和尚合掌敬答:「乞丐文吉乃是文殊菩薩的化身啊!」虛雲老和尚這才明白,原來是菩薩在一路上護念他的道業!

當然文殊菩薩得滿虛雲老和尚之願
帶著與娑婆世界的眾生最有緣的觀世音菩薩
一前一後承願再來
文殊菩薩都承願再來
普賢菩薩能不來嗎?
所以普賢菩薩得跟隨著文殊菩薩一起來

就這樣接著
彌勒菩薩
地藏王菩薩
東方琉璃光佛
西方阿彌陀佛
都得先到
搶在前面幫文殊菩薩鋪路

虛雲老和尚這一趟
幫娑婆世界的眾生得到好多位大菩薩
實在是太圓滿了

當承願再來文殊菩薩
找到承願再來普賢菩薩後
丟給普賢菩薩一句話說:

你走你的路
我走我的路
還請你幫忙照顧我的孩子

文殊菩薩口中的孩子
當然是最後才到的觀世音菩薩 

"101夜的故事"
先在此告一段落!

~~~~~~~~~~~~~~~~~~~~~~~~~~~~
2005/11/19之帖
虛雲老和尚五十六歲開悟後


梅庵曰:
虛雲老和尚五十六歲開悟後
即入首楞嚴大定~
非滅盡定
滅盡定屬四禪八定
修四禪八定是不可能開悟的~

請諦聽~
下文之重點:

若無妄想,亦無話頭。空心靜坐,冷水泡石頭,坐到無量劫亦無益處。

問:我要學師公入定,請師公傳授。
答:非看話頭不可。

這至為重要的兩句

這至為重要的兩句
節錄自釋惠敏
虛雲和尚長時住定經驗之探索
《虛雲和尚年譜》,虛雲和尚一生中有三次長時(半月、九日、九日)
「住定」時間記錄,如此長時間住定的能力,
從佛教的觀點應如何理解?
與禪定學相關的議題為何?
佛典中是否有類似的實例?

1)半月(十八天)。1901年底(六十二歲)至1902年初(六十三歲),
獨居終南山茅蓬煮芋,跏趺待熟,不覺定去半月(十八天)。

六十二歲煮芋,跏趺待熟,不覺定去半月
 
虛雲和尚於1901年底(六十二歲)至1902年初(六十三歲)之過年期間,
獨居終南山茅蓬煮芋,跏趺待熟,不覺定去半月的事蹟,
《年譜》中相關記載如下:

節錄自釋惠敏虛雲和尚長時住定經驗之探索《虛雲和尚年譜》,虛雲和尚一生中有三次長時(半月、九日、九日)「住定」時間記錄,如此長時間住定的能力,從佛教的觀點應如何理解?與禪定學相關的議題為何?佛典中是否有類似的實例?

 

節錄自釋惠敏虛雲和尚長時住定經驗之探索《虛雲和尚年譜》,虛雲和尚一生中有三次長時(半月、九日、九日)「住定」時間記錄,如此長時間住定的能力,從佛教的觀點應如何理解?與禪定學相關的議題為何?佛典中是否有類似的實例?

 

光緒28年(1901年)壬寅……歲行盡矣,萬山積雪,嚴寒徹骨。
予獨居茅蓬中,身心清淨。一日煮芋釜中,跏趺待熟,不覺定去。

光緒29年(1902年)去歲暮,入定不知時日。
山中鄰棚復成師等,訝予久不至。來茅蓬賀年。
見棚外虎跡遍滿,無人足跡。入視,見予在定中。乃以磬開靜,

問曰:「已食否?」
曰:「未!芋在釜度已熟矣。」

發視之,已霉高寸許,堅冰如石。
復成訝曰:「你一定已半月矣。」

相與烹雪煮芋,飽餐而去。復師去後,不數日,
遠近僧俗,咸來視予。厭於酬答,乃宵遁。
一肩行李,又向萬里無寸草處去。
《年譜》記載虛雲和尚在禪定中,
由鄰近茅棚的復成法師以打擊「引磬」聲音開靜,
使虛雲和尚出定;並且估計「住定」時間約是半月。

但是,虛雲和尚圓寂後,福建鼓山寺門人之一的純果法師所寫的
《雲老和尚見聞事略》追思文中,提到是有十八天之長。
此外,根據虛雲和尚徒孫靈源法師(曾任南華寺住持)
所記之「師公老和尚的開示」
 
(收載於岑學呂編輯《虛雲和尚法彙─開示》),
對虛雲和尚在終南山入定事蹟也同樣記載是十八天住定時間,
並且對於此禪定的議題有如下的敘述:

問:聞說師公在終南山入定十八天,是有心入呢?無心入呢?
答:有心入定,必不能定。無心入定,如泥木偶像。制心一處,無事不辦。

問:我要學師公入定,請師公傳授。
答:非看話頭不可。

問:如何叫話頭呢?

答:「話」即是妄想,自己與自己說話。
在妄想未起處,觀照著,看如何是本來面目,名看話頭。
妄想已起之時,仍舊提起正念,則邪念自滅。
若隨著妄想轉,打坐無益。若提起正念,正念不懇切,話頭無力,妄念必起。
故用功夫須勇猛精進,如喪考妣。
古德云:學道猶如守禁城,緊把城頭守一場;
不受一翻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這幾句話每次打七師公都要話的)。

若無妄想,亦無話頭。空心靜坐,冷水泡石頭,坐到無量劫亦無益處。
參禪不參則已,既決心參,就要勇猛精進。
如一人與萬人敵,直前毋退,放鬆不得,念佛亦是如此,持咒亦是如此。
生死心切,一天緊似一天,功夫便有進步。


2)九日。1907年(六十八歲)於泰國龍泉寺講《地藏經》後,續講《普門品》,
一日趺坐,定去,忘記講經。一定九日,哄動泰國京城。
自國王大臣,以至男女善信,咸來羅拜。

六十八歲講《普門品》,定去九日,哄動暹京

根據《年譜》,此次定後二十餘日之間,虛雲和尚的身體產生如下的變化:

足生痳痺,始只行動有礙,後則全身如枯木。不能執箸,食要人餵。
護法聘中西醫診治,針灸服藥,俱無效。甚至口不能言,目不能見。
群醫束手。惟身心泠然,並無痛苦,一切事皆放下,獨有一事放不下。
因有匯票縫在衣領,無人知者。口不能言,手不能寫。
萬一化身時,一火燒去,則藏經不能到,雞山殿閣不能修建。
這筆因果,如何能負?思深淚下,默祈迦葉尊者加被。

時有昔日終南同住之妙圓師,見予下淚,口微動,即近湊耳傾聽。
囑其取茶,禱迦葉,服下,心內清涼,即入夢。
見一老僧如迦葉狀,坐予身邊,以右手摩我頭曰:
「比丘!衣缽誡勿離身,汝不須憂。以衣缽作枕,就好了。」

聽畢,即取衣缽作枕。回頭已不見尊者,通身汗下,當下悅樂不能說。
予稍能言,令妙師到華陀前求方藥,只木櫛夜明砂二味,服後目能視,口能言。
再求一方,只赤小豆一味,以豆煮粥充飲食,不准吃雜物。
吃二天,頭略能動,再求仍是赤小豆。

從此以豆為食,大小便通,穢如黑漆。
漸漸知痛癢,能起能行,先後二十餘日矣。


 
3)九日。1951年(一百十二歲)春戒期中,「雲門事變」
(廣東曲江雲門禪寺被誣窩藏軍械及金銀為由,二十六名僧人擄去,酷刑逼供,
有被打致死與折斷手臂者,師自身亦屢遭毒打)。
3月3日,師病重時,即趺坐入定。閉目不視、不言、不食、不飲水。
惟侍者法雲、寬純,日夜侍之,端坐歷九日。

一百十二歲雲門事變,趺坐入定九日

先是三月初1日,將師別移禁一室,門封窗閉,絕其飲食,大小便利,不許外出,
日夜一燈黯然,有如地獄。

至初3日,有大漢十人入室,逼師交出黃金白銀,及槍械。

師言無有,竟施毒打。先用木棒,繼用鐵棍,打至頭面血流,肋骨折斷。
隨打隨問,師即趺坐入定。金木交下,撲撲有聲。
師閉目不視,閉口不語,作入定狀。
是日連打四次,擲之撲地,視其危殆,以為死矣。

呼嘯而出,監守亦去。侍者俟夜後,扶師坐於榻上。


初5日,彼等聞師未死,又復入室,視老人端坐入定如故,益怒,
以大木棍毆之,拖下地,十餘眾以革履蹴踏之,五竅流血,倒臥地上,以為必死無疑矣。
又呼嘯而去,入夜,侍者復抱師坐榻上,端坐如故。


初10日晨,師漸漸作吉祥臥下(如佛涅槃像),經一晝夜,全無動靜。
侍者以燈草試鼻孔,亦不動搖,意圓寂矣。惟體尚溫,顏色怡然,侍者二人守之。


至11日晨(即4月16日),師微呻吟,旋扶之起坐。
侍者告以入定及臥睡時間,師徐語侍者法雲等,神遊兜率聽法事。(見頁181、182)
夫甚深禪定境界,苦樂俱捐。

昔憨山、紫柏受嚴刑時,亦同此境,此非未證悟者所能代說也。

經此數日,行兇各人目睹師行奇特,疑畏漸生,互相耳語。
有似頭目者問僧曰:「為甚麼老傢伙打不死的。」
答曰:「老和尚為眾生受苦,為你們消災。打不死的,久後自知。」
其人悚然,從此不敢復向師施楚毒。

惟事情擴大至此,所圖未獲,更恐洩漏風聲,故仍圍困,及偵查搜檢。
對各僧人,不准說話,不准外出。即飲食亦受監視限制,如是者又月餘。

時師所受楚毒,傷痕併發,病勢日增。
目不能視,耳益重聽。弟子慮有意外,促師口述生平事略。
隨錄為自述年譜草稿,正此時也。

虛雲和尚禪定九日出定後,告訴侍者如下
「夢至兜率內院,見彌勒菩薩說法」的經驗:

余頃夢至兜率內院,莊嚴瑰麗,非世間有。
見彌勒菩薩,在座上說法,聽者至眾。
其中有十餘人,係宿識者。
即江西海會寺志善和尚、天臺山融鏡法師、
歧山恆誌公、百歲宮寶悟和尚、
寶華山聖心和尚、讀體律師、金山觀心和尚,及紫柏尊者等。
余合掌致敬,彼等指余坐東邊頭序第三空位。
阿難尊者當維那,與余座靠近。
聽彌勒菩薩講「唯心識定」未竟,
彌勒指謂余曰:「你回去。」
余曰:「弟子業障深重,不願回去了。」
彌勒曰:「你業緣未了,必須回去,以後再來。」
並示偈曰:

  識智何分 波水一箇 莫昧瓶盆 金無厚薄

  性量三三 麻繩蝸角 疑成弓影 病惟去惑

  凡身夢宅 幻無所著 知幻即離 離幻即覺

  大覺圓明 鏡鑑森羅 空花凡聖 善惡安樂

  悲願渡生 夢境斯作 劫業當頭 警惕普覺

  苦海慈航 毋生退卻 蓮開泥水 端坐佛陀

以下還有多句。記不清了。尚另有開示。今不說。

創作者介紹

梅庵

梅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