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嚴錄 卷第十(九四舉)

【九四】舉。
楞嚴經云:
吾不見時。何不見吾不見之處
若見不見。自然非彼不見之相
若不見吾不見之地
自然非物
云何非汝

打云。還見釋迦老子麼。爭奈古人不肯承當。
打云。腳跟下自家看取。還會麼?

楞嚴經云
吾不見時。何不見吾不見之處。若見不見。自然非彼不見之相。
若不見吾不見之地。自然非物。云何非汝。

雪竇到此。引經文不盡。全引則可見。
經云。
若見是物。則汝亦可見吾之見。若同見者。名為見吾。
吾不見時。何不見吾不見之處。若見不見。自然非彼不見之相。
若不見吾不見之地。自然非物。云何非汝。

辭多不錄。阿難意道。世界燈籠露柱。皆可有名。
亦要世尊指出此妙精元明。喚作什麼物。教我見佛意。

世尊云。我見香臺。阿難云。我亦見香臺。即是佛見。
世尊云。我見香臺則可知。我若不見香臺時。爾作麼生見。
阿難云。我不見香臺時。即是見佛。
佛云。我云不見。自是我知。汝云不見。自是汝知。

他人不見處。爾如何得知。古人云。到這裏。只可自知。
與人說不得。只如世尊道。
吾不見時。何不見吾不見之處。若見不見。自然非彼不見之相。
若不見吾不見之地。自然非物。云何非汝。

若道認見為有物。未能拂跡。吾不見時。如羚羊掛角。聲響蹤跡。氣息都絕。
爾向什麼處摸索。經意初縱破。後奪破。

雪竇出教眼頌。
亦不頌物。亦不頌見與不見。
直只頌見佛也全象全牛翳不殊(半邊瞎漢。半開半合。扶籬摸壁作什麼。一刀兩段)
從來作者共名模(西天四七唐土二三。天下老和尚。如麻似粟。猶自少在)
如今要見黃頭老(咄。這老胡。瞎漢。在爾腳跟下)
剎剎塵塵在半途(腳跟下蹉過了也。更教山僧說什麼。驢年還曾夢見麼)

全象全牛翳不殊。眾盲模象。各說異端。
出涅槃經。僧問仰山。和尚見人問禪問道。
便作一圓相。於中書牛字。意在於何。
仰山云。這箇也是閑事。忽若會得。不從外來。忽若不會。決定不識。

我且問爾。諸方老宿。於爾身上。指出那箇是爾佛性。
為復語底是。默底是。莫是不語不默底是。為復總是。為復總不是。
爾若認語底是。如盲人摸著象尾。
若認默底是。如盲人摸著象耳。
若認不語不默底是。如盲人摸著象鼻。
若道物物都是。如盲人摸著象四足。
若道總不是。拋本象落在空見。
如是眾盲所見。只於象上名邈差別。爾要好。切莫摸象。
莫道見覺是。亦莫道不是。

祖師云。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無臺。本來無一物。爭得染塵埃。
又云。
道本無形相。智慧即是道。作此見解者。是名真般若。
明眼人見象得其全體。如佛見性亦然。

全牛者出莊子。庖丁解牛。未嘗見其全牛。順理而解。游刃自在。
更不須下手。纔舉目時。頭角蹄肉。一時自解了。

如是十九年。其刀利如新發於硎。謂之全牛。雖然如此奇特。

雪竇道。
縱使得如此。全象全牛與眼中翳更不殊。從來作者共名摸。直是作家。也去裏頭摸索不著。
自從迦葉。乃至西天此土祖師。天下老和尚。皆只是名摸。

雪竇直截道。如今要見黃頭老。
所以道:
要見即便見。更要尋覓方見。則千里萬里也。黃頭老。乃黃面老子也。
爾如今要見。剎剎塵塵在半途。

尋常道。
一塵一塵剎。一葉一釋迦。盡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微塵。只向一塵中見。
當恁麼時。猶在半途。那邊更有半途在。且道在什麼處。
釋迦老子。尚自不知。教山僧作麼生說得翳!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梅庵 的頭像
梅庵

梅庵

梅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