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民們~ 是否該去鑑定「佛光山的佛牙」了!
至少要知道是顆佛牙?還是魔牙?再拜吧!
否則將來發現拜了那麼多年的牙齒,竟然是顆魔牙?該怎麼辦?
(只要不是佛牙,皆屬魔牙)     

 
    2、釋迦牟尼留下多少佛牙﹖
 
    釋迦牟尼荼毘後,有沒有留下佛牙﹖到底留下了多少佛牙﹖是這次「迎佛牙」活動中的爭執的焦點,為便於討論,筆者先把第三本《大般涅槃經》中的記載,引述於下﹕
 
        「爾時帝釋持七寶瓶及供養具至荼毘所,其火一時自然滅盡。帝釋即開如來棺欲請佛牙。樓逗即問﹕『汝何為耶﹖』答言﹕『欲請佛牙還天供養。』樓逗言﹕『莫輒自取』可待大眾爾乃共分。釋言﹕『佛先與我一牙舍利,是以我來火即自滅。』帝釋說是語已,即開寶棺於佛口中右畔上頷取牙舍利,即還天上起塔供養。爾時 ,有二捷疾羅剎隱身隨釋,眾皆不見,盜取一雙佛牙舍利,爾時城內一切士女、一切大眾,即一時來欲爭舍利 。﹍﹍爾時,世尊大悲力故,碎金剛體成末舍利,惟留四牙不可沮壞。爾時大眾即見舍利復重悲哀,以其所持流淚供養。」
 
    從以上的記載,我們可以得出以下的先後次序﹕
 
    第一、帝釋天來開棺,於佛口中右畔上頷取一顆「牙舍利」,回天起塔供養。
    第二、有二捷疾羅剎隱身跟隨帝釋,眾皆未見,來盜取一雙佛牙。
    第三、城內一切士女及一切大眾,一時要來爭取舍利。
    第四、釋迦牟尼以其大悲力碎其金剛體成末舍利,只留下四牙不可沮壞。
    第五、大眾看見舍利所以再度的悲哀,以其所持的(佛舍利),流淚供養。
 
    若這五個次序沒有錯,則根據第三本的《大般涅槃經》的記載,釋迦牟尼一共留下了「七顆」「佛牙」,不是「四顆」,這是很明顯的記述。「中國佛教協會」的負責人,把它解為「四顆」是錯誤的。他還有以下的兩個錯誤。
 
      <1>、捷疾羅剎盜走幾顆佛牙﹖
 
    「中國佛教協會」的負責人,在上述的談話中,說明釋迦牟尼荼毘後留下了四枚佛牙,其中的一顆被帝釋請往天上供養,一枚被捷疾羅剎請走,其餘二枚留在人間。這種說法是錯的,捷疾羅剎所盜走的是「一雙」佛牙,不是「一顆」,因為第三本《大般涅槃經》明明是這麼說﹕
 
    「爾時,有二捷疾羅剎隱身隨釋,眾皆不見,盜取『一雙』佛牙舍利。」
 
      <2>、捷疾羅剎是盜走非請走
 
    「中國佛教協會」的負責人說﹕「一枚被捷疾羅剎請走」,這種說法是不對的,因為只有在別人同意的情形下拿走的,纔可以說是「請走」,若在別人不同意,或不知的情形下「拿走」的,不能說是「請走」,應是「盜走」。因之「中國佛教協會」的負責人明顯的說錯了話。
 
    這位「中國佛教協會」的負責人不知道是誰,但他能坐上這個位置,應是萬中選一的,按理,他應是對佛學有相當研究的人
。但沒想到他的佛學根底竟會這麼差,真是出人意外。他既然能說出佛牙的出處,是根據《大般涅槃經》,這本經也沒有幾頁,他竟然會看不懂釋迦牟尼留下多少佛牙,看不出捷疾羅剎盜走的是「一顆」或「一雙」佛牙,也看不清捷疾羅剎是「請走」佛牙的,還是「盜走」的。
 
    關於釋迦牟尼荼毘後,在世上有沒有留下佛牙,按蓮生活佛盧勝彥的說法,他指出,如果按《觀虛空藏菩薩經》的記載,應是沒有,他認為四顆都被帝釋天天主拿回忉利天了。
 
    「佛陀荼毘後,全身化為細粒的舍利,唯留下四顆牙齒不壞,天上的帝釋天主,取四顆佛牙,馬上回到天上,建佛牙塔供奉,所以釋迦牟尼的四牙,就在忉利天宮之北方。(觀虛空藏菩薩經)。」
 
    蓮生活佛盧勝彥的這一段話,應是說錯了,因為按《觀虛空藏菩薩經》的記載,也只是這樣說﹕
 
    「天上四塔者,忉利天城東照明園中有佛髮塔;忉利天城南**園中有佛衣塔;忉利天城西歡喜園中有佛缽塔*;忉利天城北駕御園中有佛牙塔。」(註廿三.**電腦中無此字)
 
    按這段經文,也只是說在忉利天的城北駕御園中有佛牙塔,並沒有像蓮生活佛所說的﹕「天上的帝釋天主,取四顆佛牙,馬上回到天上建佛牙塔供奉,所以釋迦牟尼的四牙,就在忉利天宮之北方。」因之,蓮生活佛的這一段說法,應是說錯了,是他自己誤解了經意所致。而且釋迦牟尼荼毘後所留下的佛牙,是「七顆」,也不是四顆。但他在「媽媽佛牙」一文中的記載,卻似又承認「錫蘭的佛牙」和「法獻佛牙」是真的。他自己對佛牙的認
定,似乎尚未有很清楚的概念。
 
    就因為在這些《大般涅槃經》中,只有第三本的《大般涅槃經》記有「佛牙」,也因此,釋迦牟尼在荼毘後,留下多少佛牙的事,大家就只根據第三本的《大般涅槃經》所記。但如果我們仔細研讀佛經,就會發現尚有一佛經也記載了釋迦牟尼死後只留下一顆佛的「上牙」,當香姓婆羅門在分佛舍利時,把這顆佛牙別置一面,然後遣使者送給阿闍世王。(大正十二P.1014)為何這些大法師都沒有讀到?
 
    這一次佛光山的迎佛牙活動,對佛教來說是一件大事,報紙上陸陸續續有很多的報導,大家也都在談《大般涅槃經》,連我這個「業餘的佛學研究者」都知道,在三本《大般涅槃經》中,只有一本記有佛牙的事,但這位自詡明白天下學問,可看十年後報紙,前知後知五百年的蓮生活佛,也自言讀過大藏經的人,竟然會不知道在《大般涅槃經》還有這一段記載。他一開口,就把自己活佛的大招牌砸了。因為佛應是一位「覺行圓滿」,是「正
遍知」,是不會講錯話的人。
 
    蓮生活佛在「佛牙舍利的傳說」一文中,他除了講錯《觀虛空藏菩薩經》之外,第二件事是講「錫蘭佛牙」,第三件是講「中國的佛牙」,第四件是講「道宣佛牙」,第五件是又是講法獻法師的佛牙,也就是「中國佛牙」,然後他做了以下的總結說﹕
 
    「我們所知道『佛牙』的來歷,就是這麼多,現在泰國大理石寺迎來的佛牙,是何根據﹖恕我們不知道,當然他們一定有他們一套的說法。」
 
    蓮生活佛自詡佛教是佛學的博士班,卻認為基督教是天國乘的幼稚園佛教,而他自己也自詡是佛學第一,但他這次的表現,卻戮破了牛皮,有關於佛牙的資料,只是像他所說的那麼多麼﹖從下文就可以發現,我這個「幼稚班的學生」,似乎知道的比起這位博士班的老師還多。人可以偶爾吹吹小牛皮,大牛皮最好少吹。吹多了,總有一天會被人戮破的。
                       
    在這次「迎佛牙」的活動中,敗得最慘的,應是佛光山,佛光山上自星雲法師,下自其手下的大將,竟然也沒有一個看得懂第三本的《大般涅槃經》是在說什麼﹖他們和「中國佛教協會」的負責人一樣,都不知道釋迦牟尼荼毗後,究竟留下了多少佛牙,被盜走的又是多少顆,更不知第三本《大般涅槃經》是一本十足的偽經。
 
    佛光山這幾年來,一直在舉辦佛學會考,他們只知道出題目考別人,一等到自己上陣時,這些大師級的人,卻是個個都不及格,真叫人跌破了眼鏡。
 
    如果把這本記有佛牙的第三本《大般涅槃經》當一個科目,把大家在迎佛牙活動中所論及的事件看做考題,很自然的可以擬出五道考題﹕
 
    第一題﹕這本《大般涅槃經》「後分卷上下」是真經或偽經﹖
    第二題﹕按第三本《大般涅槃經》「後分卷上下」中,釋迦牟尼荼毘後留下多少佛牙﹖
    第三題﹕在《大般涅槃經》「後分卷上下」中,誰來請走一顆佛牙﹖
    第四題﹕在《大般涅槃經》「後分卷上下」中,捷疾羅剎來盜走多少佛牙﹖
    第五題﹕按佛經的記載,釋迦牟尼在地上真正留下幾顆佛牙﹖
 
    如果這五個題目,以每一題得二十分計算,則佛光山上上下下,都考不及格,有的也只考20分,你們猜他是誰﹖
 
    在整個「迎佛牙」活動中,表現最好的一位,應是釋昭慧法師,筆者不知道她是不是屬於佛光山系統的﹖所以就沒把他當做是「佛光人」。只有他真正讀通第三本的《大般涅槃經》,知道被捷疾羅剎盜走的佛牙是「一雙」,也知道釋迦牟尼留下的佛牙是「七顆」,他第五題末答,因此只有他拿了六十分。但可能因為她也是一位法師,所以不敢太得罪那些大法師們,因此,她在講話時,給人的感受是,也沒有太把握。但他卻是整個「迎佛牙
」活動中,在開口說話的法師中,唯一考及格的人。
 
    <二>、釋迦牟尼留世幾顆佛牙﹖
 
    釋迦牟尼死後有沒有留下「佛牙」﹖這是這次「佛牙」真假之爭的主要癥結。在佛經中有三本經都名為《大般涅槃經》,但第二本《大般涅槃經》有三個譯本。在第二本經中,雖有三個譯本,但事實上它的內容大略很不相同,我們可以把這三本譯本,看成三本相異的佛經,這三本譯本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它沒有講到釋迦牟尼怎樣死亡,怎樣被燒,大家怎樣處理其骨灰的事。只有第一本《大般涅槃經》及第三本《大般涅槃經》有講到這些事。但在第一本《大般涅槃經》中,卻沒有提到有關釋迦牟尼死後留有「佛牙」之事,只有第三本《大般涅槃經》「後分卷上下」提到了「佛牙」。
 
    釋迦牟尼荼毘後有沒有留下「佛牙」,是這次「佛牙」真假之爭的「焦點」。如果「有」,那麼大家來辯,來爭,也纔有意義,如果「沒有」,爭辯就都失去意義了,而佛光山的「迎佛牙」活動,就成了「兒戲」,就像成人在辨「家家酒」一樣,只能說是「好玩」和「熱鬧」。
 
    若按第三本《大般涅槃經》「後分卷上下」的記載,則釋迦牟尼死後所留下的「佛牙」應是有「七顆」,即帝釋明取「一顆」,捷疾羅剎盜取「一雙」,及釋迦自碎其金剛體成粉未,留下四顆「佛牙」。按理世上應有四顆「佛牙」。
 
    但佛教學者中,有人卻認為所說的四顆「佛牙」,應包括帝釋及捷疾所取走的,若按此說,則世上應只剩下一顆「真佛牙」。則現在已知的三顆「佛牙」,可能只有理斯蘭卡的那一顆是真的,北京的那顆「佛牙」及佛光山的那一顆「佛牙」,應都是「假貨」,這不只是「唱錯了戲」,更是「沒戲可唱」了。
 
    在「迎佛牙」的活動中,筆者恰巧在台灣,因此前前後後大略剪了七十多份的報導,回美國後又剪了十多份的報導,從這些報導中﹐也只讀到在輔大宗教系中擔任講師的昭慧法師,能正確的說出是「七顆」,而且也能指出當時被捷疾羅剎所盜去的是「一雙」佛牙;其他的「佛學大師」不管是大陸的或台灣的,是佛光山的,是真佛宗的,凡是有開口表示意見的,都說錯了。綜觀在整個「迎佛牙」的活動中﹐不管是大陸佛教或台灣的佛教,都敗得很慘。從他們所說的話來看,顯示他們在佛學的研究上,都沒有好好下過功夫!
 
    吳伯雄先生在這次「迎佛牙」的活動中,被任命為「迎佛牙團團長」,他說﹕
 
    「佛陀涅槃後,火化荼毗時,全身碎為八斛四斗的細粒舍利,唯有四顆牙齒完好如初,忉利天帝釋天(民間稱為玉帝)立即取了其中一顆,於忉利天宮起塔供養。另外,《虛空藏菩薩經》也說﹕忉利天城北駕御園供奉有佛牙舍利。因此在人間的佛牙尚有三顆,一顆在斯里蘭卡,一顆供養在中國大陸,一顆直到現在才公諸於世。此外,也有人說﹕西藏地方擁有三顆佛牙。」
   
    吳伯雄先生在上面的短短一段話中,講錯了五件事﹕
 
    第一、他說﹕「佛陀涅槃後,火化荼毗時,全身碎為八斛四斗的細粒舍利。」這是不真的。雖然也有一些「偽佛經」也這樣說,但卻不合事實。可能               讀者不知道「八斛四斗」是多少,「八斛四斗」,即「四十四斗」(筆者按:五斗一斛)。但這種說法是不可能的。筆者相信,若加上包裹                 他的千張的氈灰,是有可能的(但根據佛經的說法,包釋迦牟尼的外氈和內氈都沒有燒毀,因此,不可能混在一起)。因此,若單單以釋迦                 牟尼的真身骨灰來說,那是不真。
 
          筆者的妻子兩年半前剛過世,她的骨灰也只「四分之一斗」。釋迦牟尼荼毘後,其骨灰應有多少﹖如按佛的卅二相來說,其身高按佛經的說                 法是「一丈六」,則其體積也只有正常人的「廿七倍」,其骨灰最多也只有「9.2斗」。不會是「八十四斗」的。
 
    第二、他說﹕「唯有四顆牙齒完好如初。」若這話是真,那麼他的「迎佛團團長」就白當了。因為在整個「迎佛牙」的過程中,最靠近「佛牙」的是               他己自己,捧著「佛牙」最久的,也是他自己。難道他沒有看見那顆「佛牙」是「斷牙」,是「殘牙」﹖
   
    第三、釋迦牟尼留下他的「佛牙」,應是「七顆」,不是「四顆」,是先被人拔了三顆,再留下「四顆」。
 
    第四、他說﹕「因此在人間的佛牙尚有三顆,一顆在斯里蘭卡,一顆供養在中國大陸,一顆直到現在才公諸於世。」。留在人間的佛牙應是「四                     顆」,不是「三顆」。如果說留下的「四顆」,是包括被「請走」及「盜走」的 ,則現在留在地上的,應只剩下「一顆」,不是「三顆」。                 既使是「三顆」,則「中國佛牙」及「大陸佛牙」也都是假的。下文會詳談,按推理,有可能連斯里蘭卡的佛牙也都是假的。
 
    第五、應是《觀虛空藏菩薩經》,不是《虛空藏菩薩經》。
 
      釋迦牟尼的骨灰真正有多少﹖按佛教的說法,有一說是「八斛四斗」,但不管怎樣,這「四顆佛牙」當初如果是被分散在八份骨灰中,被八王分別帶走。如果這八份骨灰,現在已全部挖掘出來,則世上的「真佛牙舍利」,應有「四顆」,而佛舍利最少也應有「9.2斗」,若是如此,則現在的佛舍利,應到處都是。但事實上,今天留在世上的「佛舍利」卻很少,以台灣為例,全台灣的「佛舍利」,大概不會超過百顆,以此類推,則全世界的「佛舍利」,應是不足「一升」,顯明當時的八份「佛舍利」 ,最多也只是被挖出一份而已。雖然筆者手上的資料不夠,無法確斷,但相信筆者的推斷,應是相差無幾。
 
    這就意味著,假若把第三本《大涅槃經》「後分卷上下」看成真經,則釋迦牟尼荼毘後所留下的「四顆真佛牙」,至今可能會被挖出的機會,只有八分之一,也就是最多只有「一顆」,也就是今天出現在世上的「真佛牙」,不會有「四顆」,最多只有「一顆」。
 
    但事實上,今天號稱是「佛牙」,至少有十二顆,這就意味著其中大部份的「佛牙」都是假的。不可否認的,佛教徒對「佛牙」是有一分「尊敬」,有一分「期待」,也有一分「感情」的。但這些情緒,也是由佛光山主導而成的。但它也只能對真佛牙而言。如果佛光山所迎回來的不是「真佛牙」,而是西藏人的一顆「普通牙」,或是印度人的一顆「普通牙」,或如盧勝彥活佛所說的,是頁噶多傑自己的牙齒,或是其他動物的牙齒,而佛光山在尚未鑑定真假之前,就把它當做「真佛牙」看待,那是很說不過去的。
 
    佛光山的這種做法實在是很草率的舉動,他們全山上上下下,連佛經都未細看,連佛牙都未鑑定,就大舉的舉辦「迎佛牙」活動,而一般的佛教徒在未判真假之前,就火熱的大量投入,因而形成「以盲導盲」、「以訛傳訛」的亂動。而且佛光山還有更大的後續動作,想要藉著這顆佛牙,在北部得一塊三十到四十公頃的地,想建立大型的道場,想蓋「佛牙寺」,這是很不理性的。也正因著這緣故,所以筆者主張應要「先鑑定」。
 
      <四>、歷史上曾有很多假佛牙
 
    「佛光山佛牙」是應該鑑定真假的,因為在佛教史上,已有很多「假佛牙」出現了,像明朝醫學家李時珍就曾經鑑定一顆「佛牙」,被認為是獸骨所冒充的。除此之外,在筆者所收集的剪報中,就顯示尚有十四顆佛牙的存在。
 
    1、中國大陸現有四顆佛牙
 
    「中國佛教協會」自稱在中國有一顆「真佛牙」,但以筆者所收集到的剪報,顯示單單在中國就有十顆「佛牙」。
 
    第一顆是「中國佛牙」。中國佛教弟子於十一世紀在北京西山特建一寶塔珍藏於塔基之下,並在盛匣外刻有「釋迦靈牙舍利」字樣。一九零零年,被移奉於「靈光寺」內。
 
    第二顆是「太子靈*塔佛牙」。1994年山東省汶上縣在維修太子靈*塔時,也發現一顆佛牙,據報導,這顆佛牙「粗大且長,白中微泛黃,比現代人的牙齒大三到四倍。」(註廿九.*電腦無此字)
 
    第三顆是「萬年寺的佛牙」。在四川峨眉山萬年寺內也供著一顆「釋迦牟尼的佛牙舍利」這顆佛牙長達一尺二寸,重約六公斤相傳係明代嘉靖年間由獅子國(今斯里蘭卡)佛門中人贈送給該寺的。
 
    第四顆是「五台山佛牙」。五台山上的這顆佛牙,據說是從聖地印度過來的。這佛牙長五厘米,呈圓錐形。多少年代眾佛教徒都敬仰著。不料後經專家鑒定,﹕發現毫無石化性質,是一塊現代牛牙。
 
    從上面的引文中就可以看到,明明在中國本土至少就有四顆佛牙,但「中國佛教協會」只承認第一顆佛牙是真的,表示他們已確定其他的三顆是假的。但這三顆佛牙現在卻還是被放在原有的寺中,也依舊被看為「真佛牙」,在接受佛弟子敬拜。
 
    事實上,連中國的佛牙也是假的,不信就看「中國佛牙」的小史,想一想,在那時的新彊,怎會有「佛牙」﹖
 
    「話說南北朝時,有一位叫法獻的僧人,從小立下雄心壯志,要去西行漫記,以睹聖,便從南京出發了﹍﹍到了現在的新彊,世界風雲變幻,大氣候小氣候無法再考查了,這個僧人漢子就怏怏而歸。在打道回府的途中 ,竟意外的得到一顆佛牙,可謂歪打正著。那時的佛牙就像現代的護照一樣,倍受四方佛徒仰之,回來後置於寺上。到了梁武帝時某一天,風高月稀,天黑得像一篇大號字排在社論,一夥強人從金庸或梁羽生的小說中跳出來了,便把那『佛牙』『推敲推敲』走了。
 
      三十多年後,有人又見佛牙。到了陏唐,佛教盛行 ,佛牙又成了熱門貨,專門修了佛牙寶塔供奉其內,唐宣宗親自視察。
 
      再到後來,在我現在住的長垣縣,王仙芝開始鬧革命了,黃巢緊隨其後,唐僖宗逃往四川時,把這佛牙裝在手提包裡一同帶走。後便落在成都官員手中,再後便下洛陽,再下開封。後晉契丹族打入東京時,胡人毛乎乎而健美的手又撫摸了一下那佛牙,然後就宋元明清了。最後才落北京西山藏於塔基之下。八國聯軍來觀光時,佛牙也安然無恙。
 
      這樣一直躺了千年,到了一九九五年,中國佛教協會,將佛牙又了蓋了個十三層塔,稱『佛牙塔』,以壯行色。就像友人的書房,因有一部宋版本書,偽稱『老宋居』。
 
      以後,世界各地佛徒光臨朝聖,都說這顆佛牙貨真價實,真乃一顆好牙。」
 
    除了上述的四顆佛牙外,從吳伯雄先生的口中,我們聽到在西藏共有三顆佛牙,如果這話是真,則單單單在西藏,除了這顆「佛光山佛牙」外,西藏就還有兩顆佛牙,這也意味著,有一天台灣可能還會有兩次「迎佛牙」的活動,還會再建兩個「佛牙寺」,還會再建兩個大道場,台灣的國際地位會更抬高,佛教會有三個「鎮山之寶」,台灣也會有三個「鎮國之寶」,台灣會成為更有福份的地方,台灣的大官們,還有兩次機會出出風頭,趕上「
迎佛班機」,希望不要,還有兩次的機會,可以去超度失事的班機。
 
    除了這些佛牙外,劉國威先生在「從史料看佛牙舍利」一文中曾提到當道宣法師帶回的「神授佛牙」,悟空法師從迦濕彌羅國(今日之喀什米爾)所帶回的「佛牙」,尚有日本僧人圓仁所撰,會昌元年(公元841 )記事,在長安城中的「四顆佛牙」,即「崇聖寺佛牙」、「莊嚴寺佛牙」、「荐福寺佛牙」和「興福寺佛牙」(當中可能包括著道宣及悟空所帶回的佛牙)。若是這樣,單單在長安,就又多了兩顆「佛牙」。
 
    從劉國威先生的「從史料看佛牙舍利」一文中,他也提及在西藏「止貢寺」及「達隴等」,都曾有一顆「佛牙」,但自1959年就不知所終。
 
    從劉國威先生的研究中,在文獻上,在西藏地區,確實還有其他佛牙的記錄,若劉國威先生的研究屬實,則「中國佛教協會」的負責人、盧勝彥活佛和達賴喇嘛三人就都跌得很慘,因為他們都表示﹕不知道西藏存有「佛牙」的文獻,也顯出他們在這方面的佛學常識,都比吳伯雄先生差。這三人,其中有兩位都是「活佛」,都是「覺行圓滿」的「正遍知」,他們跌得更慘,因為以他們的的身份,應是「鐵口直斷」的,但這次卻把他們「活佛」的招牌砸壞了。
 
    從上述的引證中道,單單在中國大陸,就有十顆佛牙,如果釋迦牟尼當初真的有留下四顆佛牙,而且都在中國,則單單在中國至少就有六顆是「假佛牙」。因此,筆者主張應先鑑定佛牙是真、是假。如果未先鑑定是真是假,就把它當做真佛牙來對待,那是在愚民,而台灣政府在還沒有搞清楚佛牙是真是假之前,就高官大舉出動,也答應要撥地,那也太草率了。
 
 2、斯里蘭卡也有四顆佛牙
 
    再看斯里蘭卡,它們的佛牙似乎也不只一顆,至少有四顆以上。不信請看以下的報導﹕
 
      「說到郭兆明博士在斯里蘭卡康地的佛牙廟內,獲得佛牙舍利(佛牙),其中倒也發生過一件屬於奇跡的事。﹍﹍當郭兆明博士正式接受佛牙時,首先他與廣甫法師向佛陀聖物供花,再由維巴拉莎拿博士,帶領斯國僧侶誦經﹍﹍誦經完畢之後,民間國王將供奉佛牙舍利的金塔打開,轉放在郭兆明先生預先準備的舍利塔內。就在這一刻中,斯里蘭卡民間國王向舍利塔望去,大吃一驚。原來他們準備贈送郭兆明博士的一顆佛牙舍利,竟然多了一顆,這便是他大吃一驚的原因。他說﹕『前幾天,我親自打開安放佛牙的舍利塔,將僅存的幾顆佛牙舍利,拿出一顆,放在塔內,以便奉行贈送的儀式,但是想不到現在突然多出了一顆。」(註卅四)
 
    我們不談增生的真假,但從上文中可以看到斯里蘭卡的佛牙原先就有「幾顆」(筆者按﹕應是三顆以上,否則不會說幾顆),再加上增生的,至少就有四顆。由此可見單單在斯里蘭卡的佛牙,(不談增生的),至少就有三顆。若加上大陸的十顆,台灣的一顆,就有十四顆。若按《大般涅槃經》後分卷的說法,不管怎樣解釋,釋迦牟尼的佛牙留在地上的,也只有四顆,斯里蘭卡自存三顆,則在外頭的,最多應只有一顆是真的;也就是在「中國佛牙」(出於新彊),「佛光山佛牙」(出於西藏)之中,一定有一顆是假的。如果斯里蘭卡所有的「幾顆」佛牙,是「四顆」,則「中國佛牙」和「佛光山佛牙」,應都是假的。
 
    如果當初的釋迦牟尼骨灰,被分成八分,而現在所找到的只有一份,則四顆佛牙能出現的機會,最多也只有一顆,則今天的這些被稱為「佛牙」的,包括斯里蘭卡的在內,有十三顆「佛牙」可能也都是假的。因之佛光山的「迎佛牙」活動,實在是很草率的活動。
 
    若根據第三本《大般涅槃經》「後分卷上下」,按有些人的解釋,釋迦牟尼留下的四顆佛牙,是包括被帝釋請走的「一顆」,被捷疾羅剎所盜走的「一雙」,則留在世上的真佛牙,就只有「一顆」,因此,連在斯里蘭卡的那些佛牙,至少有兩顆以上是假的。當然「中國佛牙」和「佛光山的佛牙」也都是假的。

 
<四>、「佛光山佛牙」是假的七理由
 
    筆者根據以上的舉證,發現世上的「假佛牙」實在太多了,所以主張要先鑑定。可能有人會說:「釋迦牟尼已死了二千多年,我們怎能知道它是真是假呢﹖」根據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臧振華先生指出﹕如果要用「碳十四測定法」來測定,至少要有二百克以上才夠,單以一顆「牙齒」做鑑定,恐怕有點難。(註卅五)既然連科學都無能為力,我們怎能判定其真假呢﹖
 
    雖然在整個的佛牙爭論中,無人提出如何來鑑定佛牙真假的方法,但並不就表明無法鑑定佛牙的真假。事實上,只要深入研究佛經,要想鑑定佛牙的真假,還是有辦法的。筆者就想到了可判定其真假的的七個方法。筆者也根據這七個方法,不但確定「佛光山佛牙」是一顆「假佛牙」,也確定「中國佛牙」也是假貨。
 
    1、釋迦牟尼根本就未留下佛牙
         釋迦牟尼荼毘後有沒有留下「佛牙」﹖若有,對佛教徒來說,應是天下一大事,按理應會在佛經中大加記載。以今日的佛經之數量來看,至少應有幾處記載。但事實上,除了第三本《大般涅槃經》,和《觀虛空藏菩薩經》這兩本十足的偽經記載外,其他都未記。像《長阿含經》中就有幾本經也記載了釋迦牟尼的般涅槃和荼毘,但都未記載釋迦牟尼留有「佛牙」。
 
    更何況在荼毘釋迦牟尼的身體時,其火的溫度很高,高到連銅棺及鐵棺都融化了,(註卅六)而且蓮燒了七天,以牙齒來說,它是無法抗拒那樣的高溫的。如果有人以為,那些「佛牙」會留下來,是因為釋迦牟尼是「金剛體」,所以纔能保留下來。如果此話是真,那麼釋迦牟尼不但要把所有的佛牙留下來,連佛骨也都要下來。如果這些佛舍利真的都有那麼大的作用,以釋迦牟尼的慈悲,應該會留下更多的「佛牙」及「佛骨」,不會單單留下「四顆」「佛牙」。再說既然已留下「四顆」,按理,應是「四顆」都會有作用的,不會至今還有「三顆」被埋起來的。因之,筆者認為,如果當時釋迦牟尼荼毘時,如果有留下「佛牙」,必然會留下記錄,不會單單記在「偽佛經」中。因此筆者根據此點斷定,不管是「佛光山佛牙」,或是「中國佛牙」都是「假佛牙」。因為釋迦牟尼根本就沒有留下所謂的「佛牙」。
 
    2、釋迦牟尼的佛牙不應是殘牙
         若按第三本的《大般涅槃經》「後分卷上下」所記,釋迦牟尼在荼毘後,曾自碎其金剛體為粉末舍利,只有留下四牙不可沮壞﹕
 
      「爾時,世尊大悲力故,碎金剛體成末舍利。惟留四牙不可沮壞。」(註卅七)

如按這一段經文所示,釋迦牟尼既自碎金剛體為末舍利,意即成為「粉末的骨灰」,應是沒有留下所謂的「舍利子」或「舍利骨」。因為「末舍利」的原意是「粉末的骨灰」,「舍利」原是「骨灰」的音譯。如果在「舍利」之後再一個「子」字,就給人有一顆顆的感覺。如果按這本第三本的《大般涅槃經》所記,則佛陀在荼毘後,應沒有留下「舍利子」和「舍利骨」,如果有人堅持「有」,筆者倒想用鐵錘印證看看,那些「舍利子」、「舍利骨」是真﹖是假﹖
 
    「佛舍利子」真的是「金剛體」﹖是打不破嗎﹖不只是筆者不相信,我想也應有不少的佛教徒和筆者一樣,也是信不下的。筆者相信,如果讓筆者鑑定「佛舍利」,以鐵錘錘擊這些「佛舍利」,不但可以去除我的不信,也可使看到的佛教徒,心中更加的堅信。如果說筆者這樣做,就是「殺佛」,就會下「無間地獄」,筆者倒願付上這個「代價」。如果「佛舍利子」是「金剛體」,本來就是打不壞的,筆者認為,讓筆者錘打,也是無損的,反而更可證明釋迦牟尼佛的偉大,這是一舉數得的試驗。不知有那一位大法師肯讓筆者試試看!

若按這一段經文「惟留四牙不可沮壞」,筆者研讀了很多次,只有兩個可能﹕
第一、「只有留下四顆牙齒,不可沮壞它。」
第二、「只有留下四顆牙齒,人無法沮壞它。」
                                   
    若按第一個意義,表明,釋迦牟尼很擔心人弄壞了他的佛牙,所以囑咐人不可弄壞它。但若按該經文所記,釋迦牟尼的身體是「金剛體」,這種擔心是白擔心的。如果釋迦牟尼真的是「佛」,他在死前應知道他的身體是屬於「金剛體」,所以不應有這種囑吩的。所以第一意義的解釋是不對的。
 
    再說如果它真的是釋迦牟尼的「佛牙」,佛弟子應是「不敢」去破壞的,因為一破壞了它,其罪是「殺佛」,死後會下「阿鼻地獄」,永不超生的。按理,也應是「不願」去破壞它的。
 
    從「佛光山佛牙」之「殘缺」來看,應是已有人「沮壞」了它,若是任憑那人「沮壞」它,這樣,它被沮壞的程度應不只如此而已,必是曾經有人也不相信「佛牙」是打不破的,所以當眾就試了一下,結果那「佛牙」破了,所以他就停手,或是他想再打時,被人適時的攔阻,所以「佛牙」纔會只「斷頭斷尾」,只保留下這一顆「殘牙」。若是這樣,這顆「佛牙舍利」,就不是「金剛體」。這和第三本《大般涅槃經》所記的「金剛體」是相
違的。

第二意義﹕「只留下四顆牙齒,人無法沮壞它」,這種解釋應較合於佛教的說法。正如「法味珠林」所說的﹕
 
    「舍利,西域梵語,舍利有三種﹕一、體舍利,白色;二、髮舍利,色黑;三、肉舍利,色赤。若佛舍利,推打不破;若弟子舍利,推擊便破。案﹕佛骨即舍利也。」(註卅八。但現在的法師舍利,卻是五顏六色,有的是雜花)                          

   若這種解說不錯,則今天的各佛寺所供的「佛舍利」,應都是打不破的,不管是「佛牙」或「佛指骨」,或是其他的「佛舍利」應都是「打不破」的,因都是金剛體,如果能打破,那應不是「真佛牙」,應是以「別人的牙齒」來冒充的。因此,「佛光山佛牙」如果真的是釋迦牟尼所遺留,它也應是「打不壞」的。但從「迎佛牙」的照片中,如第一圖所示,我們所看到的,卻是「殘牙」,不但較大的那端,有碎裂的痕跡,較小的那端,不只顯出曾折斷過,而且折斷得很不整齊。這是「真佛牙」不應有的現象。所以筆者斷定,這顆「佛光山的佛牙」是假冒的。
 

如果佛光山認為它是真的,筆者雖然人在美國,但我願意花幾萬元台幣回台灣一趟,來公開的錘擊那顆「佛光山佛牙」,為歷史作見證,看看佛經所說的真不真。如果佛光山不敢讓我錘打那顆「佛光山佛牙」,我也可以錘打那兩顆,據說是「佛牙所增生的佛舍利」(註卅九)按理,它也應是「金剛體」的。不知道星雲法師有沒有這樣的信心與膽量!如果沒有,希望以後不要再談「佛牙增生」的事。
 
    再看,「中國佛牙」,筆者無法確定其真正長度,但若新聞的報導不錯,其粗細有如成人的大姆指,則其寬度應是二點五公分左右,則該佛牙露出的長度應有四點七四公分長,(請看下面3.的解釋)則佛牙的全長,應有二點五倍,(註四十)即是十一點八五公分長。但其照片顯出它並非如此,可見「中國佛牙」也是「殘牙」,也是一顆「假佛牙」。
 
 
    3、這顆佛牙從比例看不夠細長
 
    我們一般人的牙齒是三十二顆,但按佛經的記載,如果釋迦牟尼真的是佛,按佛的「卅二相、八十種好」來看,在「卅二相八十種好」中,有關於「佛牙」應有以下的「四相」和「一好」,其「四相」是﹕
 
    <1>、二十二相﹕四十齒。
    <2>、二十三相﹕方整齊平。
    <3>、二十四相﹕齒密無間。
    <4>、二十五相﹕齒白鮮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梅庵 的頭像
梅庵

梅庵

梅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