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依例先來一段開悟者蕭平實上人導師的開示:

虛堂法師又謗 克勤圓悟大師云:
【尸碧岩,謗乳竇;擊高庵,據甌阜;此皆人所議論不到,說甚麼減竈法、無文印。盡情約下,置而勿論。或曰毀譽不在乎兩端之間,藞苴翁別有長處。咄!】
(嘉興府興聖禪寺《虛堂和尚語錄》)

乳竇者,乳峰雪竇重顯禪師也。虛堂法師此說仍是誣謗,蓋克勤大師曾專舉雪竇頌古一百則,細加開示、大力讚歎,以示學人,正可謂對雪竇禪師讚譽有加,絕非謗雪竇之人,今仍有《碧巖錄》行世為證;復次,既於碧巖大弘宗門,留有《碧巖錄》妙語可稽,焉可稱之為尸位素餐而謗為「尸碧巖」?可知虛堂「禪師」妄謗聖位菩薩,其過非輕也!至於「擊高庵、據甌阜」等說,亦是虛妄之言,篇幅所限,且置勿言。

克勤先師紹承 法演禪師,上溯楊岐方會一脈,法之正真與深廣奧妙,平實所曾親聞而未記錄之者,絕非世人所能臆想也!又豈虛堂凡夫所知者哉!而妄謗之。又:勤大師在世時,亦曾私對數人力讚雪竇,並留有諸頌,頌中曾謂自身再參四十年,亦到不得雪竇之境界。焉可誣之為誹謗乳山雪竇者?故知虛堂所言皆虛,唯因自宗所悟非真,代代續傳之後仍墮意識境界,常被真悟之大慧後人破斥,其心不能安忍,乃作虛謗之言也!虛堂餘評,由此可知,即不需一一枚舉也!

哈~~~
虛堂謗圓悟乎? 


【尸碧岩,謗乳竇;擊高庵,據甌阜;此皆人所議論不到,說甚麼減竈法、無文印。盡情約下,置而勿論。或曰毀譽不在乎兩端之間,藞苴翁別有長處。咄!】
(嘉興府興聖禪寺《虛堂和尚語錄》)

蕭平實這外鄉人如何能會本地風光?
蕭平實這一路呼喚"克勤先師"
有如半路認爹娘之遊子
不知圓悟該如何認這偽法嗣偽大慧?


碧岩,乳竇;高庵,甌阜
圓悟所住錫過之四地
不論汝用"尸"用"謗"用"擊"用"據"這些字眼
都議論不到他啦!("尸""謗""擊""據"何有於我哉?) 


不論你給他多貶少褒
他豈在乎毀譽兩端?
悟道者是不會陷入世間之所謂價值觀裡的 


虛堂謗圓悟乎?
蕭平實呀!
汝若不即時懺悔去~
十方諸佛都救不了啦!


藞苴者:
中州人謂蜀人不遵軌轍也。


乳竇者:
四明圖經云:
兩峯如乳。相對為竇。瀑水飛流如雪。亦云雪竇。竇。鑿垣為空曰竇。


減竈法者:
公元前341年,齊軍用孫臏計,以逐日減灶法迷惑魏軍,引敵追擊。待魏軍追至馬陵時,齊軍伏兵四起,萬弩齊發,全殲魏軍十萬,魏太子申被俘,魏將龐涓被逼自殺。這就是中國歷史上著名的“馬陵之戰”。

梅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